什么是煤改气(煤改气是谁的主意)

原标题:向后看,向前看——三年“煤改气”的再思考

一、“煤改气”的“回头看”

这几年,我们行业闹得最为轰轰烈烈的一个热点是“煤改气”。“煤改气”发轫于2015年,当时的“煤改气”局限于河北邯郸的6个区、邢台的3个区,2015年10~11月进入发货阶段,总量在7万台左右,占了全年总出货量161万台的4.3%。

“煤改气”起步于2016年,开始规模性的去做,在河北省石家庄、邯郸、邢台、保定、任丘全部铺开,做了约40万台,占全年壁挂炉总出货量210万台的19%。

2017年迎来了“煤改气”的高潮,按照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17年“煤改气”不再限于河北,山东、山西等地也逐步实施,“煤改气”总数达377万台,占全年出货量550万台的68.5%,其量已经高于传统业务。

2018年“煤改气”发生了转折,转折的关键是——悄然间,政府文件里的口径已经发生了变化,由“煤改气”变成了“煤改清洁能源”,这是非常重要、不可忽视的变化。回头看,看准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向前看,立足这一点也是非常重要的。

这里最为充满不确定性的是煤改清洁型煤的315万户,按12部委所发文件,只有在不具备“煤改气”“煤改电”条件的地区会如此。煤改清洁型煤的有北京、石家庄、沧州、衡水……打勾的地方也有,只是没有具体数据。

如果按照这个数据,需要进行煤改的有691万户,事实上是不是这样呢?现在还没办法完全核实。如果这个数据是真的,对比2017年的“煤改气”377万户,“煤改电”20~30万户,加上其他形式总数大约在400万户左右,再加上今年的690万户,总计1100万户。

据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院长徐伟表示,煤改市场大概有2000万户。根据这个数据,简单地以数量划分的话,“煤改气”确实进入了下半场,这点值得我们注意。这些数据供大家思考、核实,不要不把它当回事儿,也不要被它误导,因为真实性尚待核实。

二、“煤改气”的再思考

所谓“煤改气”的再思考,是思考我们理想状态跟现实状态到底出现了哪些差距?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差距?下一步该怎样避免。

供给侧方面,拿到生产许可证的企业现在已经突破300家。

全行业宣称的“设备产能”超过2000万台,全行业全年出货估计为250~300万台,产能过剩、供大于求已是不争的事实。

以前讲“煤改气”,现在讲“煤改清洁能源”,这是一个改变。需要注意的是,“煤改气”在整个“煤改清洁能源”中的比例在下降。行业里无论做零配件的,还是做壁挂炉整机的,已经有一批企业破产倒闭、关门走人、出门躲债。

到年底,全行业库存预计仍在100万台左右,而且这只是保守估计。

企业的天然逻辑是:企业要想赚钱,就一定要让老百姓满意,让合作者能够赚钱,需求会自然创造供给。我和我公司的经销商就是互相帮忙赚钱,甚至于要让经销商赚更多的钱,因为如果他赚不到钱就会改做别的品牌。

消费者的逻辑是要尽量少花钱、多办事、办好事。做产品的企业一定要避免陷入产品思维,因为消费者需要的不是一台壁挂炉,也不是清洁能源的采暖设备,他们需要的是温暖、舒适。什么样的东西能够满足他的需求,他就会选谁。这时候就需要用竞争的观念,面对隔壁的同行对手,如热泵、热风、电采暖。

经销商/代理商的逻辑是让消费者满意,并保证让自己赚钱。厂家不赚钱还能忍受,代理商赚不了钱很快就会改做别的品牌,或者进入别的行业。为什么每年展会里,外地来的人特别多?他们就是在找有没有更好的机会,更好的品牌。

政府的逻辑跟企业逻辑和消费者逻辑是不一样的,讲究满意和服从。所以我们对政府,尤其是政府主导的一些工程,要密切关注政府的新政策、新动向,甚至于人事变动。

2017年为什么是红火的年代、激情燃烧的岁月?因为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在强力推动,甚至于下级为了追求表扬,层层加码的做,最后改得多了也就出现了“气荒”。所以2019年大家要开动脑筋,去思考具体要怎么做,政府会有什么行动。

三、壁挂炉行业的出路在哪里

论人口结构、城市化率,中国壁挂炉市场的总量肯定不会低于欧洲。欧洲壁挂炉以置换为主,即使没有“煤改气”,只论置换部分,每年的销售量也不会低于500万台,所以我们一定要树立信心。

2018年6月7日,生态环境部印发《2018~2019年蓝天保卫战重点区域强化督查方案》。7月23日,四部委印发《关于扩大中央财政支持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城市试点的通知》,表示要“统筹利用天然气、电、地热、生物质、太阳能、工业余热等各类清洁化能源,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油则油、宜热则热,以气定改,先立后破”。

这里有一个关键词,就是“以气定改”。

天然气供应状况的好坏决定了今后这几年壁挂炉的发展状况,特别是“煤改气”量的多少。2018年1~9月,天然气供给形势全国表观消费为2002亿立方米,较2017年同期增长17.2%。

之前某次LNG行业会议上,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提出“紧平衡”一词,意思是天然气够用、不缺,但是也没有多少富余。因为市场整体增长了百分之十几的需求,其间不仅是壁挂炉的增长,还包括很多燃气工业锅炉。今年一旦出现气源紧张的问题,政府会采取措施保民用。

2018年1~10月,我国完成天然气产量1290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增长6.4%;完成天然气进口量986.7亿立方米,比去年同期增长36.3%。

2018年10月,上海天然气交易中心数据显示,LNG进口均价为3.39元/立方米,较上月涨3.93%,PNG均价为2.06元/立方米,较上月下降3.1%。

纵观2017~2018年,2017年的“火热”是由多种因素促成的,如今很多因素已不复存在。目前看来,2019年的市场情况会好于2018年,但达不到2017年的高度。

据社科院发布的数据,2018年预计进口5000万吨LNG。对利用天然气的行业一片利好,因为我国现在天然气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最多为7%,但“经合组织”天然气占一次能源的比例是25%。

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高,已经超过40%。对此,很多专家,尤其是保守类专家忧心忡忡,认为对外依存度这么高怎么行。事实上只要中国坚持走市场经济的道路,不跟全世界对抗,融入全世界发展的主流,遵守全世界共同的价值观,我们不用担心对外依存度高。就如美国人的袜子和鞋对外依存度达100%,他们什么时候担心过没有袜子穿、没有鞋穿?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也发布了《2018国内外石油科技发展与展望》。

社科院预计2018年LNG进口突破5000吨,而据海关统计,2018年1~10月,天然气进口已达8119吨,远远超出预计数据。

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我国都将着力建设天然气管道、储气、运输、液化天然气接收等基础设施,促进经济发展。同时,稳就业、金融、外贸、投资等方面预计也会加大力度。

壁挂炉是长线成长的产品,既然有广阔的空间、长久的生命力,我们做的时候就要按照基本规律来,守住底线最为关键。这个底线就是质量,即我们在生产产品的时候要注重质量,整机厂家选择零配件的时候也要注重质量。

企业要把住安全线,确保资金安全,今年有很多企业关门跑路,就是因为现金流断了。

“煤改气”市场不是质量的竞争和价格的竞争,而是关系的竞争,企业要发挥特长线。比别人做得好很难,但是跟别人做得不一样相对容易,企业要做差异化的战略,在产品、营销、服务方面有创新的举措,可能会为你加分许多。同时,“总成本领先战略”也是一种选择,如今的零配件处于过剩状态,价格会下降,这时一定要关注质量。

转自壁挂炉月刊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什么是煤改气(煤改气是谁的主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