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杨生平简介(柏杨是什么样的人)!

原标题:人物|他曾饱受十年牢狱之灾,被认为是继鲁迅之后最伟大的杂文家!

1920年生于河南开封的柏杨,原名郭定生,是中国著名当代作家。其作品包括小说、杂文、诗、报导文学、历史著作等计170余部作品。风格以涉猎广博、文笔犀利、内容深刻为称道。

20世纪下半叶,柏杨以其作品在海内外华人间掀起惊天波澜,以至被认为是继鲁迅之后最伟大的杂文家。

柏杨曾笑称,自己是“历经沧桑一老头”。和同时代的知识分子一样,柏杨经历过国难当头、内战连绵;也曾面临两难选择,最后背井离乡、孤悬海外;后又因着一副铮骨,和时局互撞到头破血流,乃至身陷囹圄。

但柏杨之所以成为柏杨,正在于其颠簸流离的命运,从未夺走其讲真话的良心。

历尽沧桑一老头

生于1920年的柏杨(这个数字,柏杨甚至不敢十分确定),自幼丧母,从未确知自己真正的生日。虽然家境小康,父亲却常年在外,在继母“叫炮头”(河南乡语,意为被枪毙的头)的咒骂,和无休止的毒打下被带大,少年时家庭陷入破落。

20世纪中期中国的风雨飘摇,让柏杨的求学也同样坎坷,自嘲“从未毕过业”:曾遭多次转学、被开除,不得不伪造证件以求学位进阶。

他这样定义自己:“野生动物。”

1949年,柏杨随恩师吴文义去了台湾。20世纪50年代的台湾,白色恐怖遍地,国民党当局大肆逮捕异己分子。柏杨到台湾后的第二年,便因收听大陆广播,被判六个月有期徒刑,实际被羁押七个月。这次坐牢,没有律师,没有起诉书,也没有判决书。

出狱后的柏杨,他开始成为国民党特务的眼中钉。1967年,柏杨开始翻译美国漫画《大力水手》,在一次稿件中,大力水手父子流落至一个丰饶小岛,两人要建立一个王国,并各自竞选总统,发表演说。其中“Fellows”(伙伴们)一词,出于毫无恶意的幽默,柏杨将它译成了“全国军民同胞们”。

这个信手拈来的“全体军民同胞们”,正是当日“蒋总统”演说时的常用语气。台湾当局据此认定,此举暗讽蒋介石父子,借该漫画侮辱“元首”,用心毒辣。

1968年3月7日(从此3月7日成为柏杨的生日),柏杨被逮捕,并在刑讯逼供下“供认不讳”。经由“台北警备部司法处”坐实罪名后,柏杨被判有期徒刑12年,开始服刑。

9年零26天,是柏杨的实际服刑时间,入狱期间,柏杨经历了苦刑拷打、家庭瓦解、信息隔离,且一度面临枪决的危险。重压之下,他开始喃喃自语,精神错乱,不得不恳求难友用拳头帮他保持清醒。

日本作家黄文雄先生,曾引用日本的一句谚语,说柏杨是一个“看过地狱回来的人”。对这一评价,晚年的柏杨补充道:“不仅看过,而且一生几乎全在地狱,眼泪远超过欢笑。”

但柏杨并不认为自己是天下最受苦的人。

他认为,这不是某一个人的灾难,而是民族的灾难、时代的灾难。回顾风沙滚滚的来时路,能够从这些灾难里安全脱身,自己显然是比众多国人要幸运得多,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比他更苦。所以,他还是选择感恩。

不认输的柏杨,在复杂而艰困的环境中寻找出路,一点一滴积累着生命能量,照明当下的幽暗,乃至洞见历史的死角。

而让柏杨生命发光的灯引,就是写作。

十年著史天地宽

大陆读者认识柏杨,始于1988年引进大陆的《丑陋的中国人》。在这本向自己种族、自己国家开炮的文集里,柏杨列出“脏、乱、吵”“窝里斗”以及“不能团结”等中国人的负面国民性,并归结于“中国传统文化中有一种滤过性病毒,使我们的子子孙孙受了感染,到今天都不能痊愈”。

甫一问世,即在华人世界掀起轩然大波。和柏杨言辞的激烈程度一样,读者们的反应也同样激烈。痛心疾首有之,掩卷不忍有之,深表赞同有之,斥柏杨作汉奸国贼者亦有之。

对此,柏杨的回应是:“我既没有能力,也不会全盘否定中国文化。我自己是从这块土地、这个文化里生长出来的,我的思考方式、言行举止,都脱不了中国文化的影响,要我完全否定这些,不但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我们爱这个地方,我们才感觉到沉痛。不爱这个地方,它不是我的国家,我管你呢。我觉得责备自己应该往深处责备,责备人家,可以包容。对自己的过失,对自己的缺点,真是不应该包容。”

柏杨对“自己”的不包容,让他不止于批判当下的中国人。中国漫长的历史,给他提供了思考的纵深。这是柏杨把之后的创作精力,投入到历史著作的原因。

1972年,柏杨被押解到绿岛,这是一个海浪滔天的孤岛。至于读书,有时候可以看一些古书(监狱中信息隔离,只有古书能有一些例外),有时候什么也不准看。狱中的漫漫长日,没有边际。为了驱赶绝望,让心思有所寄托,柏杨选择了读《二十五史》。

在狱中,柏杨的史观开始成熟:为小民写史,而不是为帝王将相写家谱、写嘉言懿行。巨浪拍打岩石的声音里,柏杨在牢房背墙而坐,秘密完成《中国人史纲》等三部作品。

译写《资治通鉴》的想法,也是在牢房里种下的种子。在柏杨看来,资治通鉴是中国最有价值的史书之一,这部被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唐德刚称为“一书定天下”的著作,却因为文言文的诘屈聱牙,近百年来,几乎成为死书。所以,他决定把《资治通鉴》译成现代汉语。

1983年到1993年,是柏杨着手著述白话版《资治通鉴》的十年,这十年几乎成了柏杨另一场新的监狱生涯,书房成了囚房。

“平均下来,我每个月至少都要阅读4万字左右的文言文(包括标点和注解)原文,写出7.5万字左右的初稿,和交出15万字左右的校稿,以及所必需的地图、附录。十年如一日,没有星期天,没有例假日,没有阴,没有晴……”柏杨叹道。

除了将文言改成白话,白话版《资治通鉴》还有几项大胆的创新:

一是跳过年号,采用简单的公元纪年;

二是不以王朝更替作为篇章,而是以世纪作为单位,将王朝、国号、年号置于次要位置,给人整体史观;

三是不用谥号,直称皇帝姓名,把每一个曾经掌握极致权力的皇帝,还原成一个“人”。

此外,他还亲手增绘地图。“管什么传统?应该只管创新,能不能够站得住脚,由读者决定。”

创新以外,也有对传统精神的传承。古之有“太史公曰”“臣光曰”,是史家在客观纪录下史事后,额外地录下自己的见解和看法。柏杨依例效法,注“柏杨曰”史评。

但是,司马光的《资治通鉴》是写给皇帝大臣看的,而柏杨是写给今天的老百姓看的,从更宽广的角度和更多资讯中,去观察事实的真相。

执笔《柏杨版资治通鉴》那一年,柏杨六十四岁,已有白发,而到七十三岁,千万字洋洋大观终于完成,白发已经满头。

《柏杨版资治通鉴》每册印刷一万本,在当时两千万人口的台湾,如《通鉴》这样不易获得青睐的书籍,这是一个令人惊讶的销量。

而被读者叫座的部分,莫过于“柏杨曰”。历史学家唐德刚更是激情洋溢地评价:“《柏杨版资治通鉴》就是他在文化转型史上的牌位!”

“我是二十五年前的今天被捕的,那时候如果知道有今天这样的荣耀,心里一定不会那么痛苦难过。”1993年的3月7日,远流出版公司为柏杨庆祝全书问世时,柏杨如是说。

不为君王为苍生

柏杨宣布封笔,是在86岁。他最后的作品,是为当时即将在大陆出版的《柏杨曰》作的再版序。

在序的结尾,他写道:“我用‘柏杨曰’来读历史,提出我对传统历史不同角度的分析和批判,除了锻炼自己诚实面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之外,也要设法使读历史的人摆脱以往士大夫附庸权贵,为执掌大权的皇帝老爷张目、护短,甚至为他们的酷虐暴行提供最没有良心的合理化理论的习行。我仍然要说我的史观,未必能掌握历史的全貌,而我摆脱传统文化的包袱,不为君王唱赞美歌,而只为苍生、为一个‘人’的立场和尊严,说‘人’话,从‘以人为本’的角度来重新审视历史。

以今天的眼光看来,柏杨十年语译《通鉴》,是继胡三省《资治通鉴音注》,严衍《资治通鉴补正》,王夫之《读通鉴论》等之后,“通鉴学”在二十世纪再添成果。而柏杨标举的现代的民主、法治以及人权的新价值,也为传统的论赞学从此打下句点。

2008年4月29日,柏杨因呼吸衰竭在台湾新店耕莘医院病逝,享寿八十九岁。依先生生前遗愿,家属将其骨灰撒在绿岛附近海域,两年后,在妻儿护送下,柏杨部分骨灰被安葬在其故乡河南新郑福寿园陵园,墓碑上题写:“不为君王唱赞歌,只为苍生说人话。”

《柏杨白话版资治通鉴》被公认为是最适合阅读的白话版《资治通鉴》。今天也是柏杨诞辰一百周年纪念版的电子书首次面向读者。

柏杨耗时十年,将《资治通鉴》译成现代语言。

全书采用公元纪年,随文夹注历史典故、文化常识,标注古地今名,收录柏杨亲绘地图超过1500张,便于读者阅读。

补充历朝历史名家对相关事件的点评,并完整收录862则“柏杨曰”,从现代多元文化背景出发,对史实作出角度宽广的观察与评论,使古今对话,思辨激撞,多方面、多角度解读历史事件。

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陈晓明,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白岩松,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诚意推荐。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柏杨生平简介(柏杨是什么样的人)!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