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消费主义者的人生(不消费主义者纪录片)

原标题:每月日常花费平均 300 元以内,如何看待90 后「不消费主义者」这种生活方式?

乔桑是石家庄人,90后。从2020年11月30日起,她开始尝试过“不消费主义”的生活,至今已经4个多月。除了物业和医疗等费用,她每月的日常花费平均在300元以内,涵盖吃饭和交通。最开始,她一个月甚至只花几十元——那个阶段被她视作比较极端的时期。 而这样的生活方式,也被越来越多的90后所接受并奉行着,而何为“不消费主义呢”?

不消费注意 (Freegan)始于欧美,受2008年世界金融风暴影响,部分人开始在泡沫破灭后,提倡回归人性的基本消费需求和极简的生活方式,与非理性的消费主义对抗。不消费不等于完全不花钱,二是不去过度消费,留是简化生活,留出更多的精力关注心灵。在国外,不消费主义者们自愿翻找餐厅或超市外的垃圾桶,分享物资,来证明他们依靠社会产生的过剩物资,也可以生活下去。也因此,这些不消费主义者,往往同时奉行环保主义。

图片来自网络

这样的“不消费主义者”让小k想起了一本前几年在日本大火的畅销书——大前研一的《低欲望社会》。

大前研一在其新书《低欲望社会》里敏锐捕捉到了日本年轻世代的普遍心理和生活态度,他们不愿意再背负风险,晚婚化、少子化,丧失物欲、成功欲,消费意愿低迷。

中国的“软世代”与他们不乏相似之处,都是不再像自己的父辈一样,将奋斗、拼搏看做人生意义最重要的部分,甚至唯一。

日本当下面临的问题,或可给中国一点启示:基本的物质生活无忧后,新的社会蓝图应该如何勾画?大前研一在书中描述了“低欲望”将会给社会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有很强的借鉴意义。“低欲望社会”这一概念已经引起了国内各阶层的广泛关注。

这本书深度分析了日本人口减少和低欲望人群增加的社会现状,当然中国年轻人选择“不消费”的原因不能和日本一概而论,但两国年轻人陷入“低消费”“低欲望”的状态却有很多共同之处。

01 年轻人不愿背负危机

大前研一在书中提到:在美国,贷款利息只要在5%以下,贷款人就会蜂拥而至。但在日本,利息再低,也没有人贷款。

现在35岁以下的年轻人,由于自开始有所追求的时候,就经历了“失去的20年”那通缩不景气的黑暗时代,因此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人,形成了这样一种认识:不只是房贷,连结婚生子等所有的风险和责任,都不想承担

在公司上班也是如此。工资基本不涨,自己想干的事又不能干,而只有责任变重的职务,令人失去干劲,这样的年轻人在增加。在他们那个年代,谁都想崭露头角,最终目标是能成为公司总经理。但这样的理想抱负,已经在日本大部分年轻人身上丧失殆尽。再加之今后人口减少和超高龄化趋势越发加剧,经济规模的缩小不可避免。由于能潜在地感觉到这种危机,所以都不想背负风险。

目前在中国,同样的问题也开始显露。特别是在疫情时代,年轻人都意识到需要提高自己的抗风险能力,考公考研人数剧增,保险行业风生水起,多储蓄低欲望消费的人群也在扩大。

02 “选择不拥有”的合理理由

日本人的持房率正在逐年下降。在日本,二十多岁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持房率下降,主要是薪金上涨迟滞,非正规雇佣(临时工)增加等因素影响下,无法申请房贷或无力支付房贷的家庭户数在增加。

而另一方面四十多岁五十多岁为主的人,大多在不动产高价时买房,现在则陷入还款的千辛万苦之中的现象被年轻人看在眼里。如果担心“现在不买,以后会更贵”的结果是,年纪轻轻就背上25年至30年的房贷买房,让人生一开始就输在起跑线上,不选择持房而选择租房的理由显得十分合理。

并且在人口持续减少的日本,房产价格除东京中心地带有上涨空间之外,其他地方恐怕永远不会上涨。实际上,现在大部分公寓房,房贷金额超过了出租金额。这也就是说,如果是同等条件的房屋,用房贷买房,相比每月的还贷额,可以租借到比还款额更便宜的房屋。或许有人认为买房最终能成为自己的房子,有一种安心感。但到那个时候卖出,就变得三钱不值两钱。若想置换房屋,以匹配自己的退休生活,也变得无法如愿。

从某种意义上说,不拥有住房也是适合当今全球化时代的做法。这是因为一旦拥有住房,当被公司调离工作,特别是被派驻海外的时候,就会成为一大累赘,收窄了人生的选择。反过来,若是不拥有住房,其自由度就高得多。相较于持房者,若能住上租金便宜,通勤时间较短的出租房,其金钱和时间就会更充裕。这一方面提升了生活的自主性,另一方面也使得“稍贵”消费或稍稍的奢侈享受,变得可能。

“选择不拥有”的背后一定都是“阻碍拥有”的原因。

03 赶上泡沫经济的父母是“反面教材”

在倘若无路可走也能活下去、“生存条件”变得很差的社会里,一旦对时尚、汽车、住宅等既无物欲也不想拥有的话,人类生产活动所需要的“驱动力”就会丧失殆尽。

从自然界来看,情况也是如此。在食物丰富的环境里栖息的野生动物,就算被动也能轻松存活,所以生出怠惰。而在食物缺乏的环境里栖息的野生动物,如不主动觅食就难以存活,所以生出勤勉。

与此相同的是,在每天只要1000日元就能生存的社会里成长起来的日本年轻人,除非自己有很强的上进心,否则就变成“低欲望”世代。

这些年轻人的父母辈,正好是赶上泡沫经济时代。为了满足自己的物欲、拥有欲和发迹欲,他们只知道使足浑身劲干活。为此,在这些年轻人的眼里,父母从某种意义上说,就属于“经济动物”。虽然表面看,父母们过着富裕的生活,但实际上被房贷压得难以透气,现实生活并不轻松。夫妇之间也几无情趣可言。只顾埋头工作的父亲,为了在公司出人头地,早出晚归,难以顾及家庭。自己不想成为父辈那种样子,不要过于辛劳工作,而是活得自在悠哉,年轻一代或许有这样的潜意识。

04 失去的十年

与如今20岁出头的‘极简世代’相比,年长10岁的30岁出头的世代,如同异种人,拥有旺盛的物欲和发迹欲。同样是日本人,为什么相差10岁就有如此不同的心理状态和价值观呢?

如今二十多岁的一族,是在泡沫经济破灭后日本充斥负面信息的所谓‘失去的十年’里,度过了多愁善感的少年期。而如今三十多岁的一族,他们度过的少年期,恰好是泡沫经济最鼎盛时期。这种差异是否就是导致两个世代的人,在其心理状态和价值观上的巨大不同?

总之,如今二十多岁的年轻世代,并不看好未来的玫瑰色。他们有着这样的心理‘印痕’:一定要为‘万一’做好准备。除此之外,就难觅其他可以为之的解询之道了。

05父母的生活水准是他们的参考标准

日本的年轻人还有一个‘男女落差’的大问题。最近,20岁过半的男女年轻人与过去相比,未婚者增多。不过,在作者那个年代,20岁过半结婚则很普遍。只要性情相宜,即使手头拮据,也会成婚。女性也认为男性手头拮据属正常。因为结婚本身就是即便没钱但想在一起就在一起的事。家庭就是从最低起跑线开始,二人携手,慢慢共筑未来。

然而,如今的女性,操握着结婚与否的决定权。她们不会与没钱的男性结婚。男性当然对此心知肚明,所以拼命地节俭,拼命地储蓄,为结婚作准备。到准备完结为止,不惜一再推迟婚期。

据调查,男性结婚年龄与收入呈函数关系。虽然现在男性平均婚龄为34岁,但收入越高结婚越早,收入越低结婚越晚。无积蓄的男性,就没有女性愿意嫁给他们。

这样,从女性角度来看,父母的生活水准,成了她们的参考标准。若与父母同住,无论吃喝开销都能随心所欲,所以与贫困男同住狭小的公寓,降低生活水准的事,她们就碍难从命了。

问题在于,单身女性制订这样的结婚基准,使得手头拮据的男性难以求婚,暂且只能一个劲地存钱,备妥生活所需。此外,由于日本长期处于就业冰河期,企业扩大非正式员工的雇佣,使得男性啃老族也有所增加,他们变得越发“宅”于家中。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不消费主义者”其实和日本的低欲望群体非常类似,这群年轻人都不是无钱可花才对自己的生活进行精简。他们至少是受过良好教育、衣食无忧,很可能还拥有一笔不菲的存款。

而在“不消费”“低消费”的同时,他们也同样期待退出社会竞争,抵制996,渴望躺平。这个现象的背后有各种各样的社会、经济问题,大家也可以在亚马逊电子书店阅读这本《低欲望社会》,看看这位日本作家对“低欲望”的年轻群体的分析,他提出的担忧和一系列相应的策略性建议。

关注@亚马逊Kindle,读书与不读书,人生大不一样!用Kindle,拒绝打扰,感受沉浸式的阅读体验。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不消费主义者的人生(不消费主义者纪录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