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宰治的身世(太宰治的人生经历)

原标题:太宰治逝世76周年|为何他出身豪门,却少年不幸,人生孤独?

太宰治是日本当代流行作家,于1948年6月13日深夜跳玉川上水自杀,逝世时年仅39岁。有人评价太宰治是向死而生的少年,从21岁起,他曾尝试五次自杀未遂,第五次成功。值此太宰治逝世76周年,小K带领大家一起走进这位作家不平凡的一生。

不幸的童年

太宰治,本名津岛修治,原本出生于一个富贵名门之家,他的父亲是日本青森县首屈一指的大地主。他是父亲的第十个儿子,荣华富贵的生活并没有让太宰治感到幸福,周围暴发户般的生活让他感到十分厌烦。可能有人生来就太感性,渴望世间纯粹而极致的美,容不得一丝污秽,在那个普通民众甚至需要卖女儿来生存下去的日本社会,家里纸醉金迷的生活难道不是一种罪吗?这深深的罪恶感困扰着少年时代的太宰治。

一次有个马戏团在金木町演出,顽皮的孩子们为了偷看,拉帮结伙地尝试潜入戏棚。被某个团员发现后,除了太宰治,其他孩子都被恶狠狠地轰走了。那团员一看到太宰治,立马笑着说:你可以进来,你是可以的。于是只有他可以在戏棚里随意参观,而他的小伙伴只能在外面远远干等。

太宰治对此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开心,他甚至希望自己和其他孩子一起被撵出去。当他试图接触路边一起玩耍的穷人家的孩子们,却因为津岛家的名声,不敢与他亲近。太宰治被剥夺了成为一个平凡孩子所需要的童年乐趣。

在日本当时的社会,名门都是家长世袭制,只有长子才有权利继承家族。每次吃饭,太宰治只能坐在最末席,而父亲和长兄却有一个专门用膳的大房间,那个房间只能他们二人使用。有一次太宰治不小心走了进去,却被狠狠骂了一顿。在太宰治的心理,这仅仅十厘米的距离却成为心中无法跨越的一道鸿沟。

家人的严苛和疏离使他变得自卑,脆弱,动辄受伤。外人的忌惮和虚伪使他变得敏感,滑稽,愈加孤独。

在家族与外界的双重逼迫下,太宰治选择了与孤独为伴,比起玩具,他开始愈发沉迷书籍。他虽然是这个家族的一员,却早已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坎坷的人生:失去与重来

太宰治在他二十岁时,第一次接触了马克思主义,这让他再一次对于地主剥削阶级的出身更加觉得罪恶不堪,他在《苦恼的年鉴》中这样写道:“富人都是低劣的…革命没有断头台就丧失了意义。”这句话不是以革命者的角度出发,而是对自己剥削者出身的赎罪。他想通过革命的方式洗刷自己身上的罪孽,可惜世人并不相信剥削者反悔赎罪的戏码,尽管每次革命活动太宰治都十分积极,但是却没有民众接纳他,信任他。他在《斜阳》中这样写道:“即使我再伪装出可怜相或是笨拙的花招。在民众眼中,我仍然是讨厌的、古怪的公子哥。”

因为右翼革命的失败,再加上当时太宰治深受偶像作家芥川龙之介自杀的影响,导致了他的第一次自杀,结果却因为服用安眠药计量不够,未遂。

后来,他进入东京帝国大学就读,也经历了人生的第二次自杀,也是对他影响最大的一次,在太宰治如今最负盛名的《人间失格》中有对这次自杀的描述。书中的主角叶藏和他一样结识了酒吧的招待女。两人都对生活心灰意冷,相约在镰仓海边一起跳海。结果太宰治被人救起,但和他一起自杀的田部目津子却因此身亡。从那时起,他再一次将自己深埋在罪恶中,自杀的念头一直在脑海中盘旋,他只好将情绪寄托于文字表达出来,写出了由这次殉情而改编的小说《道化之华》,也正是这部作品,曾经一直默默无闻的文坛新人开始被重视起来。

后来,一段婚姻拯救了他的郁郁寡欢,他想与十八岁时在老家认识的艺伎小山初代结婚,却遭到了家族的反对,再加上因为右翼革命者的活动,家族从此把他除名,太宰治也因此开始了颠沛流离的生活。不过,当时的他因为小山初代的原因,极度渴望一个平凡美满的稳定家庭,他曾一度认为小山就是他最终的归宿。

但这对夫妻没能熬过七年之痒,在小山和太宰结婚的第七个年头,她与他的一名远亲小馆善四郎有染。“伦理上或许我可以忍耐,但感觉上却无法承受,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尽管太宰治想说服自己成全他们,却控制不住被妻子背叛的愤懑和悲伤。他拉着小山到一处温泉,要挟她同他一起吃安眠药自杀,但是这一次又因为服用剂量小,二人双双获救。

后来,太宰治还是离开了小山,但决定从此不再相信世人,也对自己感到更加的失望和悲哀。

太宰治的第四次自杀是因为当时的“芥川文学奖”,这是为纪念鬼才作家芥川龙之介而设立的,在当时虽然无人问津,在太宰治心中却无比重要。当时他的生活如同行尸走肉,因为旷课甚至被东京帝国大学消除学籍,日日与吗啡为伴,浑噩度日,这个奖项可能是他最后的希望。然而,虽然他的两部作品都进入了候选名单,但作为评委的佐藤春却因为“作者的生活实在是不堪”而拒绝了将奖项颁给太宰治。

三界芥川文学奖,他全部落选,万念俱灰的太宰治跑到山上上吊,却最终因为绳索断掉再一次自杀未遂。

1939年,在恩师井伏鳟二的撮合下,太宰治与担任教师的石原美知子结婚。与太宰治之前喜爱的女人不同,石原是一个大家闺秀,她看重他的才华,对他照顾有佳。新婚之后,他以“人类的信赖”为主题发表了许多作品。其中的代表作当属《奔跑吧,梅勒斯》,他在里面这样写着:

“我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苦恼,却完全没意识到其他人也在努力地活着。有人正静静等待着我,没有一丝怀疑,对我绝对信任。我一

条命算得什么,岂能总说那种以死谢罪的废话?我必须回报这份信赖才行。只剩下这一件事了!”

这段时间太宰治的作品不再充满阴霾和厌世,而是充满了对于爱和美好的渴求,语言幽默温和,甚至变得积极向上。可惜好景不长,这种脆弱的平和和宁静被战争打破,战争结束后,日本的价值观社会开始宣传民主主义,这让太宰治陷入深深的困惑,他认为民众并没有对于战争产生应有的愧疚,他曾强力批评这样粉饰太平的社会。他认为所有人都是有罪的,只不过有人不承认而已。在这段时期,他开始研究写一本“真”文学,揭露人性的贪婪、自私和丑恶,将社会的病态全部公之于众。他在《奔跑吧,梅勒斯》里直言不讳地写道:“讲什么正义,说什么信实,说什么爱,仔细想想,全都是粉饰太平的东西。杀了别人好让自己活下来,这不才是人类世界的准则吗。啊,一切都愚蠢透了。我就是丑陋的背叛者。你们爱怎样就随便你们吧。”

同样是在这个时期,由于骨子里的缺爱,他无法拒绝身边女性的示好,1941年底,一位名唤太田静子有过离婚经历的女子慕名来访,走进了太宰治的生活,并生下一女太田治子。那时,太宰治的心理是极度矛盾的,他深知这样做对不起自己的妻子,却仍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被罪恶感拉扯着的太宰治在1948年6月13日,怀抱着他最后一任情人山崎富荣一同跳进玉川上水,之后,再也没能醒来。

爱到极致,便是罪

太宰治无疑是一位自我叙述型的作家,最著名的《人间失格》是在他去世前一个月内写的,那段时间,他身体极度虚弱,需要靠营养液维持能量,妻女不见,烟酒度日,陷入一种自我毁灭式的写作。但在这本书中,仍然保留着一丝“一切都会过去的”的乐观,绝非绝望之作,主人公大庭叶藏毫无疑问就是太宰治本人。想必许多读者对于大宰治的感情的是特殊的,书中的每一段文字都直击心灵,明明渴望阳光却一次又一次被自我伤害而毁灭,明明渴望爱却又怕被伤害而畏首畏尾,这种撕裂感仿佛就是你我,明明内心早已崩溃,脸上却还能洋溢着微笑。

最孤独的人最亲切,最难过的人笑得最灿烂。而罪多者,其爱亦深。

“我们所认识的阿叶,真实又乖巧。要是不喝酒的话,不,即使喝酒…也是个神一样的好孩子呐。”——《人间失格》

内容简介:

人间失格,即丧失为人的资格。这是太宰治生平最后一部作品,也是他重要的作品。全书由作者的序言、后记,以及主角大庭叶藏的三个手札组成,描写主角从青少年到中年,为了逃避现实而不断沉沦,经历自我放逐、酗酒、自杀、用药物麻痹自己,终于一步步走向自我毁灭的悲剧,在自我否定的过程中,抒发自己内心深处的苦闷,以及渴望被爱的情愫……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太宰治的身世(太宰治的人生经历)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