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女性形象研究(西方文学经典女性人物)

原标题:从崇高伟大到真实自然,说说古今中外文学史上女性形象

在古今中外的文学史中,其实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她们有的敢爱敢恨,有的多愁善感,还有的身不由己而变得“心狠手辣”。每个形象都仿佛是一面镜子,是一个个符合时代背景的特殊存在。那么今天小K就来带大家深挖一下历史上那些“致命”的女性形象。

欧洲“致命”女人形象

在古希腊文化中,曾有这样一个种族,族内是一群女战士,他们擅长征战,甚至不惜割掉右侧乳房来让发射弓箭时的动作更为灵活。根据习俗,男人是不能进入种族内的,但这些女战士每年都会到访高加索的戈尔加利安斯,为的是传宗接代,如果生下男孩,可能有性命之忧,或者被弄成残废。部族是否真实存在,目前尚未有完全的定论,不过从这样的传说中,我们可以窥见在古希腊的历史上,确实存在着拥有强大能量的女性,她们英武善战、不惧一切。

随后的欧洲历史主笔则属于统治了大半个欧洲的天主教,在围绕着《圣经》展开的诸多故事当中,有两个“女杀手”最为知名。首先是莎乐美(Salomé),她的故事可以参考王尔德的戏剧《莎乐美》,剧中她是个年仅十六岁的妙龄美女,也是希律王的继女,由于向施洗约翰求爱被拒,愤而请希律王将约翰斩首,并把约翰的首级拿在手中亲吻,以这种血腥的方式拥有了约翰。因此,莎乐美也被视为爱欲的象征词。

第二位“女杀手”则是朱迪斯(Judith), 她是以色列女英雄,在亚述大军围攻其家乡伯图里亚(Bethulia)时,与她的女仆潜入亚述军营,获得了亚述统帅赫罗弗尼(Holophernes)的信任与爱慕,后来在赫罗佛尼斯醉酒之后将其刺杀,斩下敌军元帅的首级之后与女仆返回伯图里亚,亚述军队也因主帅遇刺而溃败。

东方文化中的“致命女人”

在东方文化中以弱女子的外形出场,却反杀男性的最著名的两个角色是《封神演义》中的妲己以及《金瓶梅》中的潘金莲。前者利用自己的美色,施展狐媚妖术,麻醉纣王心智,亲小人,远贤臣,从而一步步将整个商王朝推向深渊,直至覆灭。

而潘金莲更被形容为“红颜祸水”的形象,谋杀亲夫武大郎,勾引武二郎,私交西门庆。后来又出现了诸多精彩的小说作品,但是其中暗含的“红颜祸水”与“禁欲”观念,确实是十分保守和落后的。直至曹雪芹《红楼梦》的出现,才算是一次值得载入史书的女性形象变革,其对女性价值的重构影响至今。

这里,我们无法一一列举那些以杀戮而闻名的女性形象,但是从现有的几个例子,我们不难看出,东方文化中的“致命”女性的相对而言,更为被动甚至是悲壮,而西方文化中的女性的致命则更有一种浪漫的血色。

独特绚丽的女性形象

到了近代,中西方文学中的女性形象变得更加复杂多样,比如在经典名著《飘》中,其中最令人着迷的便是书中的女主斯嘉丽,她浪漫又现实,单纯却又干练,柔弱却又坚强,她的性格中有冷漠和自私,她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叛逆的个性总是凸显的淋漓尽致。同时她也爱恨分明,一生都不甘平庸,活得轰轰烈烈,斯嘉丽乐观坚强的性格特征在战争时期鼓励了许多人。这种对立又矛盾的人物性格更能引发读者的共鸣。

时至今日,我们不难发现,在常见的文学形式中,女性角色变得愈发重要,也逐渐变得真实自然。文学作品常常能表现出纯粹的灵性和澄澈,是对每一个时代的灵魂的结晶。

今天,小K想为大家推荐的小说是《大小谎言》,在这部作品中,作者同样塑造了三个精彩的女性形象,澳洲小说天后莫里亚蒂巅峰之作,全球销量突破1000万册!

内容简介:

我们每个人都会说谎。

有时候,一个小小的谎言也可能如雪球般越滚越大,最终产生致命的影响。

五岁的艾玛贝拉告诉她的妈妈,在幼儿园里,一个叫基吉的男孩掐了她的脖子。这番指控轻易地戳破了所有人的伪装,造成全校家长的对立,演变出一个个骇人的丑闻,更引发了一场众说纷纭的离奇谋杀案。因为这番指控,有人被迫与黑暗的过往狭路相逢,有人突然从多年的完美婚姻中惊醒,有人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选择,还有人为此付出了生命。

我们每个人都带着秘密和面具生活,但时间久了,你,还能面对真正的自己吗?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西方女性形象研究(西方文学经典女性人物)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