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渊冲翻译过哪些作品(许渊冲最经典的翻译)

原标题:中国翻译界泰斗许渊冲去世,回顾许老笔下的绝妙翻译

2021年6月17日上午,我国翻译界泰斗、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许渊冲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许渊冲先生从事文学翻译长达六十多年,译作涵盖中、英、法等语种,翻译集中在中国古诗英译,形成韵体译诗的方法与理论,被誉为“诗译英法唯一人”。这个称号,足见许渊冲在翻译界中的地位。

许渊冲曾经这样解释他的翻译理论:“中国学派的文学翻译却要求优化,传情而又达意。我评论文学翻译标准是:一要达意,二要传情,三要感动。”在翻译这件工作中,许渊冲一生奋斗不息,力求使译文达到神似和“三美”的境界,永远尽心竭力,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今天,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许渊冲先生的那些绝妙翻译。

1、不爱红装爱武装。——《为女民兵题照》毛泽东

翻译:

To face the powder

and not to powder the face.

这可能是许渊冲最有名的一个译例。毛诗原句“红妆”与“武装”,相映成趣,是修辞中的同异格。翻起来就很困难,因为很不容易与原诗对应。而许老的翻译非常巧妙地运用同源词语,传达了原诗的趣味。第一个face是动词,powder 是名词,火药;第二个powder 是动词,往…搓粉,face 又成了名词。也就是,Face the powder,面对硝烟,Powder the face,涂脂抹粉。

2、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登高》杜甫

翻译:

The boundless forest sheds its leaves shower by shower;

The endless river rolls its waves hour after hour.

杜甫的这首诗,被称为古今七言律诗之冠,自然十分不好翻。因为一是对仗十分工整,再就是萧萧和滚滚,两个草字头和两个三点水的字叠用,所展现的落木飘零和江水奔腾,是很难翻译出来的。许老用shower by shower和hour after hour,移译萧萧和滚滚,从句式到修辞、意境,都得到了原诗的精髓,可以说译得形神兼备。

3、心远地自偏。——《饮酒》陶渊明

翻译:Secluded heart creates secluded place

陶潜的这个名句说的是诗人在喧闹的环境里依然保持内心的宁静,原因在于“心远地自偏”。有译者按字面译成“心在远方,地上就没有车马喧闹的声音”。而许渊冲认为如果没有车马喧闹的声音,是否“心远”就无所谓了。之所以强调“心远”,意思就是只要心高意远,即使是车马喧闹的地方也会变得和偏僻的地方一样宁静。因此他把这一句译成“Secluded heart creates secluded place”,强调心静地自静,显然更贴近原诗的神韵。

4、蓦然见五百年风流业冤。——《西厢记》

翻译:Who is there if not the beauty who has sown love seed in my heart for five hundred long years!(那不是她么——五百年前在我心中播下爱情种子的美人。)

翻译《西厢记》是个大工程。这部被金圣叹称为“天地妙文”的奇书包罗了中国式戏剧的各种特点:铺垫、曲笔、借代、隐喻,仅杂糅在其中的各种元代俚语就够让翻译家挠头了。简单一例,张生初见莺莺,便大喊了一声“蓦然见五百年风流业冤!”什么是“业冤”,怎么解“风流”,如何让《罗密欧与朱丽叶》的读者读懂这些?

5、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江雪》柳宗元

翻译:

From hill to hill no bird in flight;

From path to path no man in sight.

A lonely fisherman afloat,

Is fishing snow in lonely boat.

柳诗中并无词语反复,但“千”和“万”在中国古典诗歌中代表虚指。如果如果直译过来,缺少美感。许老用From hill to hill 和From path to path,来表现千山和万径,不仅不觉啰嗦,最重要的是,给人一种视角的缓慢移动感,好像慢镜头缓缓摇过清峭清冷广袤的天地。最后落到渔民和小船,由动及静,从远到近。

在把中国古典诗词译成外文的同时,许渊冲也把英国和法国的许多名著翻译成中文。他以古稀之年参与翻译普鲁斯特的巨著《追忆似水年华》(1990),独自翻译了福楼拜的《包法利夫人》(1992),司汤达的《红与黑》(1993),到78岁时还出版了罗曼·罗兰篇幅浩繁的长篇巨著《约翰·克利斯托夫》(1999)。

许渊冲的人生格言是“自信使人进步,自卑使人落后”,此言非虚。正如钱钟书先生曾评价许渊冲:“足下译著兼诗词两体制,英法两语种,如十八般武艺之有双枪将,左右开弓手矣!”迄今为止,有哪一位外国学者能够用中英文互译?有哪一位中国学者用英法两种外语翻译过中国的诗词?韩沪麟在论及许渊冲时说得不错:“他能用英、法文把唐诗宋词翻译出版,就是硬功夫。”

生老病死,世事沉浮,百岁仙逝,译作传千古,先生一路走好。

内容简介:

国家危难时刻,中国读书人的血性与风骨,尽显于此.

中国第一个荣获诺贝尔奖的科学家杨振宁在香港《今日东方》创刊号上说:“我那时在西南联大本科所学到的东西及后来两年硕士所学到的东西,比起同时美国最好的大学,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是说,抗日战争时期由清华、北大、南开在昆明组成的西南联合大学,已经可以算是世界一流大学了。

联大8年,培养了2位诺贝尔奖得主,5位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获得者,8位“两弹一星”元勋,172位两院院士,100多位名师巨匠……联大人参与研究了第一颗原子弹,第一颗氢弹,中国第一台亿次银河计算机……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许渊冲翻译过哪些作品(许渊冲最经典的翻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