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十大巅峰之作(最佳推理小说)

原标题:荐书|极致的古典推理解谜 ,这本硬核小说连续三年霸占所有榜单第一名!

“如果你喜欢BBC的电视剧《神探夏洛克》,这本书会让你欲罢不能!”

何止欲罢不能,简直惊呼连连!

《英国犯罪小说榜单》年度书目,《卫报》年度书目,“这本推理好想读”海外榜首,周刊文春推理BEST10海外榜首!

《喜鹊谋杀案》作者安东尼·霍洛维茨的最新系列,说的就是《关键词是谋杀》。

2018、2019、2020,没有哪一位作者能够在无上推崇侦探小说的日本,连续三年霸占所有榜单的第一名!连从未翻开过任何类型小说的朋友,都禁不住这种“横扫”的气势,向我要了样书来看。

侦探小说在黄金时代成熟以来,几乎所有你能想到的和想不到作案手法、叙事方式,都已经被不止一次地写过,《无人生还》《东方快车谋杀案》《三口棺材》《X的悲剧》等等等等经典的推理小说,散发着永久的光辉,最正统最保留原味儿的硬核逻辑推理从来都是读者心中侦探小说的“王者”。后来出版的每一本小说都不可避免地对古典推理有所借鉴。但真正立于当下,又完美展现古典推理游戏本质的作品,论影视当数《神探夏洛克》,论小说,必定有安东尼·霍洛维茨。

极致的古典推理解谜

一翻开就停不下来

作者霍洛维茨是个花样百出的人,是个有意思的人,他的每本书都特质鲜明:我爱福尔摩斯,我爱阿加莎,我爱古典推理——是他的根基;我好调皮,我好会玩儿推理游戏,我忍不住“夹带私货”——可能是他真实的自我。

如果说在国内获得无数读者好评的豆瓣年度图书《喜鹊谋杀案》是沉淀了十五年的“炫技”大赏,有那么一点超脱古典推理的意思;那《关键词是谋杀》就是完全在规则内的游戏巅峰,用《卫报》的话说,就是“把游戏水平抬高到了奥林匹克级。”

我发誓已经好多年没读过如此正统的英式解谜了,感觉就像是2013年密室逃脱这新玩意儿刚流行的时候刷遍京城密室的我禁玩儿8年之后突然被扔进了大型沉浸式角色扮演密室真人秀。推理还是古典的味道,体验确是全新的,连NPC都让人难以忘怀。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当被问及喜爱的作家时,霍洛维茨除了依旧把阿加莎列在不可撼动的首位,还提到了约翰·迪克森·卡尔和岛田庄司,他形容岛田的诡计为“疯狂”,也表示对密室着迷,但依我看,这都是客套话。霍洛维茨骨子里的“阿加莎魂”太重,《三口棺材》中围绕在尸体周围的幻影般的舞台装置,与他无缘。岛田那“众所周知”的占星术魔法也绝不会出现在霍大爷的作品中。

这一点在本书一开篇就大方地展现了。作家霍洛维茨和侦探霍桑有一段对话:

你为什么会认为有人对你的故事感兴趣?”我问他。

“我是一名侦探,人们喜欢读侦探小说。”

“但你不算是名副其实的侦探,你被开除了。顺便问一下,你为什么被开除了?”

“我不想谈这件事。”

“好吧,如果我要写关于你的事情,你必须告诉我。我必须知道你住在哪里,结婚与否,早餐吃什么,空闲时如何消遣。这就是人们阅读侦探小说的原因。”

“你是这么想的?”

“是的!”

他摇了摇头:“我不同意。关键词是谋杀。这才是重点。”

毫不客气地说,《关键词是谋杀》是经过了最高级别的提炼、将游戏性发挥到极致的侦探小说。你不会看到什么猎奇的杀人手法,都是勒死、刺杀、下毒这样的“单纯”伎俩。也没有“科幻”“超能力”这些花俏的桥段,对于能够360°玩儿转逻辑推理游戏的霍洛维茨来说,只要有死人就够了,真正的“谋杀”的艺术只体现在杀人计划里,让读者安心地痛快地和侦探来一场“智力较量”,这就是作者的初衷,也是侦探小说这个门类诞生的原因——游戏,游戏,还是游戏。

霍洛维茨掌控推理线索的技艺之纯熟简直可怕。我要盛赞《关键词是谋杀》是将欺诈术和讲故事结合,精心搭建而成的杰作。霍大爷深知“谜团和解答这对亲兄妹是侦探小说不可或缺的,并且解答更为重要”这一道理。所以这个“欺诈”不是那种谜团华丽炫目,解答一缕青烟的诈骗(霍大爷说他最讨厌这样欺骗读者的东西!)。也不是泡坂妻夫老师那种什么谜团也没有,突然就出现了“解答”的前卫小说。而是在浑浊的汹涌流水中,踏实的埋下了垫脚石,虽然你也许大概率不会知道这些石头带领你到达哪处岸边,但你绝不会半路跌入旋涡。

著名男星的妈妈为自己安排完葬礼细节之后,当晚就被人勒死在家中。除了她在十年前制造了一场车祸导致两个男孩的人生从此彻底改变,仿佛没有任何理由能够使她的生命受到威胁。谜团简单直白,但吸引人的程度丝毫不弱。如果一个人为自己安排葬礼称不上是“奇怪”,那么如何在当天“遭遇”谋杀,就一定是精心的安排了。侦探不相信什么巧合。

福尔摩斯与华生?

不,青出于蓝!

《关键词是谋杀》也不是为那种一定要看非黑即白的推理小说的读者准备的。受害人(除了星妈还有一位,不透露)、嫌疑人、以及他们周围的人,没人是无辜的,这世上本来就没有谁是无辜的,但他们的“不清白”也不全然围绕着单纯的一件谋杀案。霍洛维茨知道没人愿意看那些“伟光正”的侦探,不仅仅是无趣,那样的侦探更多是道具而非人物。于是霍洛维茨在霍桑的身上埋下了不安定的种子,那种无论多么彬彬有礼绅士派头的侦探在基因里带有的一丝危险的犯罪气息在霍桑身上“铺天盖地”,而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明明写了一整本霍桑探案,仿佛已经让所有读者走入了这个跟福尔摩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侦探的世界,却让人读完惊觉——除了“混蛋”二字以外对他几乎一无所知!

同时,他给霍洛维茨,或者说他自己,找到了一个高于“助手”的位置,甚至有点儿独立查案的能力。本来他掌控着笔下的故事。知道自己在写什么。设计罪案、编织线索,诸如此类的事都信手拈来。但霍桑让他“失控”,全方面地失控,如何沟通,如何查案,如何编排故事,甚至如何保住性命,都成了问题。这一对“致命”的搭档的对手戏,带来了推理游戏外的第二重游戏乐趣。

本作中,两人的关系比原型——福尔摩斯与华生——的关系更可爱、更离奇!!!我们以为自己早就了解了经典的福尔摩斯加华生模式——作者化身侦探跟班,以第一人称记叙案件。但霍洛维茨的创意永远超越你的想象,他有意模糊了真实世界与虚幻世界的边界。书中的“我”与作者同名,书中的他所经历的过往,亦正是作者在真实世界的过往,连斯皮尔伯格和彼得·杰克逊都来“客串”一把。侦探霍桑是否真实存在?故事里的案件是否真实地发生过?当我们真的发出这些质疑时,就掉入了作者的陷阱。

作者显然很享受这场“模仿福尔摩斯与华生”的游戏。这对CP的相处过程精彩程度绝对比“福华”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简略如下:

霍桑:我想让你写我。

霍洛维茨:我不!

霍桑:不管,你就按我说的方法写。

霍洛维茨:我不!(等等,我请你喝咖啡

霍桑:你为什么同意给我写书?

霍洛维茨:永远不要问!(等等,你能跟我AA这两杯咖啡吗?

霍桑:你想聊聊案子吗?

霍洛维茨:不想,我想聊你。

霍桑:没人对我感兴趣。

霍洛维茨:让我进入你的生活。(等等,我请你喝咖啡

这显然不是猫鼠游戏,是猫猫游戏——他们都庆幸身边有彼此。

看似简单但迷雾重重的案件,极致考验脑力的谜题,福尔摩斯化身般的神奇侦探,一点儿都不“废柴”的小说家助手,让人越陷越深的推理游戏陷阱。如果有人问出那个经典问题:阿加莎之后还有古典推理可看吗?那我将双手递上这本《关键词是谋杀》!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推理小说十大巅峰之作(最佳推理小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