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平方中央空调价格报价表(2000平方中央空调预算)

空调旧冷年将结束、原材料成本陡增25%,能否多收三五斗?

8月1日,空调业即将进入新冷冻年度。2020-2021冷冻年即将结束之际,空调产业链各环节的商家今年能否在原材料大幅涨价的情况下“多收三五斗”呢?

进入“三伏”天,尽管已到了一年最热的时刻,一位广州的空调专卖店老板7月28日却向第一财经记者感叹生意不好做——“销售一般”。

今年以来,铜、钢、塑料等原材料大幅涨价,空调业虽然竞争激烈,也被逼涨价。奥维(AVC)数据罗盘显示,2021年截至7月25日,国内家用空调的线下渠道均价上涨280元至3663元,线上渠道均价上涨411元至2863元。

成本上涨的背景下,上述广州空调专卖店服务的一线品牌,旺季空调价格坚挺。这位专卖店老板认为,一些天热才买空调的价格敏感型消费者,转而到网上买价格稍微便宜的产品,他的生意反而不如工厂做促销的淡季时那么旺。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今年空调原材料成本增加了25%,价格涨了15%-20%,销量减少了,企业还要承担约5%-10%的成本增加,空调产业链正在煎熬之中酝酿变局。

上游“压力山大”

上游空调零部件企业,也承受了很大压力。在佛山顺德做家电配线组件业务的广东华声电器股份有限公司,7月28日在给第一财经记者的书面回复中表示,今年以来大宗原材料价格涨幅过高,对于华声原材料采购造成较大成本压力,包括单价上涨、交期延长等。

华声电器通过控制库存、按单生产、与客户协商价格等方式来降低成本。部分下游客户接受涨价,部分不接受。其产品结构会根据材料进行调整优化。对于受原材料影响而涨幅较大的产品,销量受到较大冲击,客户订单有明显下降。预计化工材料和铜价将维持高位震荡走势,高成本下将突出行业头部企业的优势,如原材料继续延续涨势,行业会经历阵痛期。

据上海钢联向第一财经记者提供的信息,山东青岛一家铜管生产企业反映道,今年铜价飙涨以后,铜管受原料电解铜价格推动,铜管价格七月份较年初涨幅超过30%以上,这对下游市场造成了较大影响,一台家用空调中铜管及其他铜材零部件占空调总成本的1/3,因此直接成为空调上涨的最主要影响因素之一。铜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对下游需求形成了一定的抑制作用。

压缩机也是空调的核心部件。一位接近压缩机企业的家电业资深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大部分压缩机厂家已上调价格两轮,但涨价幅度不同,如每台压缩机成本增加了40-50元,提价幅度只占其中一小部分。

产业在线的数据显示,2021上半年中国转子压缩机行业产量12804.5万台,同比增长32.12%;销量13055.4万台,同比增长28.28%。由于去年基数低,今年上半年数据表现亮眼。但从细分月份来看,销量同比增速从3月份开始持续下滑,到6月份降为负数。

主要原因是空调终端零售不及预期,旺季不旺。今年5-6月没有连续高温天气出现,另外,五一期间消费者忙于出游,传统促销季需求不旺。而去年同期不仅天气较热,并且受年初疫情的影响,五六月份出现报复性消费。与此同时,今年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走高,空调及压缩机企业利润被持续挤压,企业在排产时有部分观望情绪。而且原材料涨价传递到终端,空调终端销售价格上涨也压制了部分更新置换需求。

“今年压缩机行业的利润将同比持平或亏损”,上述接近压缩机企业的家电业资深人士预计,企业向热泵干衣机、热泵热水器、泳池热泵、房车空调等非空调应用领域的压缩机拓展。

上游的上游高位震荡

曾经有一句话说“空调业‘靠天吃饭’”,意思是天气热,生意就会好。从今年情况看,这个“天”还包括铜、钢、塑料等上游原材料价格变化在内的宏观大环境。2021年宏观大环境给空调业带来了很大的成本压力和不确定性。

铜由于良好的导热性,一直是主要的空调原材料之一。今年,铜成为涨价的先锋。对冲研投有色金属研究员李丹7月27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铜价重新走高,沪铜冲上72000元/吨关口,刷新六周来高位。周一A股三大指数集体大跌,两市成交量超1.4万亿元,市场资金从股票转向大宗商品,沪铜持仓增1.5万手至31万手,沪铝持仓增6万手至41万手。

铜价正在走向基本面驱动,铜价上方面临铜精矿供给与冶炼厂产出恢复带来的压力,而下方仍然存在消费韧性和降库存的支撑,短期维持高位震荡。据SMM数据,6月份铜管企业开工率为80.59%,环比下降3.97个百分点,同比下降8.69个百分点。随着5月空调产销拐点的出现,叠加铜价高涨带来的原材料成本压力,空调企业排产走弱,向上传导影响铜管需求。好在6月下旬铜价回落至67000元/吨附近,下游此前受到抑制的补库需求得到一定释放。7月铜管淡季将继续发酵,空调排产计划环比续降11%,预计铜管开工率将继续走低。

从长周期来看,李丹认为,6月单月国内房屋竣工面积大幅增长63.2%,房地产竣工进入爆发期,将对家电板块形成利好,未来相关产业链有望呈现高景气。

钢价方面,一家钢厂相关人士7月27日向第一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华南冷轧钢板6500-6600元/吨,较十天前上涨300元左右;镀锌钢板一线品牌订货价在7000元/吨左右,预计三季度末、四季度初钢价仍在高位。而无论空调还是冰箱,压缩机和外壳等都需要大量钢材。

塑料方面,金发科技华南运营部负责人沈红波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上游国际原油从30美元/桶涨到70美元/桶;家电用塑料又与医疗手套、光伏、降解塑料等的材料相同,加上环保要求提高,所以家电用塑料的价格今年比去年大幅上涨。ABS塑料,去年年初疫情期间10000元/吨,年中13000元/吨,现在18000元/吨。聚炳烯,今年8500元/吨,去年7000元/吨。工程塑料,美国寒潮影响今年三四月供应,尼龙40000元/吨,原来20000元/吨。

与此同时,下游需求没有想象那么好,一方面家电芯片供应紧张,另一方面出口集装箱一柜难求,出口美国的集装箱,去年1000-2000美元/个,今年2万美元/个,翻了8-10倍。虽然中国家电出口企业普遍采用FOB(离岸价)的出口方式,但是海外客户也承受不了这么高的运费,所以客户减少提货,很多货都压在了码头。亚马逊6月29日封存了一些家电企业的账户,理由是这些商家在它的平台上刷单,供应链受到冲击。吸尘器、电动工具去年因疫情而市场基数低,今年出口明显增长,但是马来西亚最近因疫情封国,使出口也受到影响。

内销市场也比较疲软。沈红波说,往年5-6月是淡季,7月逐步恢复,8月明显好转。今年7月过了大半,家电用塑料的出货量没有明显上升,上游仍要维持高价,塑料市场的供需双方还在博弈。

整机企业调结构、抢内销

“现在家电龙头企业都在抢内销市场。”沈红波说,格力加大内销推广力度,美的加强供应链成本控制。现在形势不太明朗,金发科技先保证大客户的供货,库存快进快出,把货款回收放在第一位,哪怕盈利水平有所降低。“家电业面临洗牌,年销售额1000-2000万元的家电小厂将受到很大冲击,我们关键要控制住经营风险。”

长虹美菱的总裁钟明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今年家电原材料成本比去年上涨了20%以上,以冰箱为例,包括发泡材料、钢、铜、铝、塑料、玻璃、芯片的价格都明显上涨。长虹美菱的应对方法是,产品均价适当提高,原有终端产品价格涨幅有限,主要是通过新产品升级的方式,扩大高端产品占比。如,长虹美菱推出M鲜生二代冰箱等差异化新产品,让消费者接受更好的产品和更高的售价,优化产品结构,化解成本上升的压力。

三友科技董事长肖友元则向第一财经记者说,空调类家电产品的生产,直接采用铜、铝、钢板做的换热器、外壳和配管,以及间接采用这些材料做的压缩机、电机、阀件等,这些材料的总成本占空调整机成本超过七成,所以这些材料的涨价对空调整机成本的上涨带来直接的线性反应。由于空调行业竞争激烈,利润率也越来越低,材料成本的上涨最终会体现为产品终端售价的上涨。目前铜价相对最高点有所回落,但仍在高位,塑胶价格回落明显,但也没有回归正常价格,因此下一冷年空调价格走势预计在高位,至少上半冷年会这样。具体需要看国内外经济受疫情影响和恢复情况,以及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原材料受美元走势的影响。

肖友元估算,今年6、7月对比去年12月,原材料价格上涨使空调成本增加了约25%左右,目前市面上空调价格已提升了约15%-20%,所以企业自身仍需承担约5%-10%的额外成本增加,这对空调企业尤其是中小空调企业来说,挑战还是很严峻的。

“空调业8月进入淡季,成本上涨,售价暂时无法提升,主要是产能过剩、需求不足造成的。”一家小型空调企业的负责人7月29日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空调属于标准化产品,始终处于“红海”市场的竞争状态,溢价能力非常低,只能是品牌、渠道和产品综合去衡量。“新冷年开局将出现经营困难,市场预期不理想,新品开盘将是企业增长和盈利的有效方式。”

奥维云网(AVC)推总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国内家用空调全渠道零售量2721.6万台,零售额857.9亿元,比2020年量降额涨,分别同比下降5.7%、增长3.3%;但比2019年是量额双降,金额降23%,销量降19.2%。原材料价格上涨加上能效等级提升,使空调价格抬升,这与市场下沉之间形成冲突,令中低端产品出现结构性缺货。预计2021年下半年国内家用空调零售量2176.4万台,同比下降3.2%;零售额735.1亿元,同比增长2.9%。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300平方中央空调价格报价表(2000平方中央空调预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