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马桶小诀窍(绞鞭怎么通马桶)

故事:被总裁丈夫厌弃,死心的她决意离婚,这时他却慌忙来求和

本故事已由作者:竹水流,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莫砺锋叫秘书送回家一套晚礼服,紫色,长袖,裙摆及至脚踝,不露胸不露背,将人遮得严严实实。秘书以为总裁疼爱黄时雨,不愿旁的男人瞧见自家夫人半寸肌肤,眼里露出艳羡的神色。

黄时雨却冷笑了一声。她浑身上下除了脸,全是大小不一的伤痕,莫砺锋自然不能叫旁人看见。

当然,她身上这些伤全是拜他所赐。

这个外表光鲜亮丽的总裁,家暴、出轨,毫无良知。

黄时雨想不通,怎么会有人塑造三观如此不正的男主形象?

没错,黄时雨穿书了,因为一场车祸,她穿到了这本操蛋的虐文小说里。

男主角莫砺锋白手起家,设计让仇人之女黄时雨爱上自己,如愿娶回来之后就开始各种找茬各种虐待各种背叛。

女主角黄时雨被虐得心肝脾肺皆伤,被虐得警察没了用武之地,被虐得超出了医学常识。

然后骚操作来了,莫砺锋最终发现自己真的爱上了黄时雨,而且得知当年的家仇不过是个误会,于是又追妻火葬场。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黄时雨居然原谅了他,最后两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什么玩意?!

黄时雨是在原主自杀后穿过来的,可能是她的自杀唤醒了莫砺锋的良知,也可能是怕真逼死了她,莫砺锋后来倒是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折磨她,不是忙生意就是在情人那边留宿。

严格意义上来说,穿书的黄时雨还没被真正虐待过。不过光浏览回忆,黄时雨就恨不得杀了他,怎么可能最后还原谅他?

这作者太不了解女人了。

黄时雨换上了紫色的长礼服,镜子里的女人眉目如画,肌肤雪白,和现实世界的她有几分相似,但更高级。

这是黄时雨另一个搞不懂的地方,这本书的女主角为什么和她长相相似,且名字一模一样?

秘书驾车把黄时雨送到了四季大酒店,今晚这里有一场订婚宴会,主角正是莫砺锋的弟弟莫砺钧和某房产大亨的女儿。从门口进去就有记者拍照,里头更是衣香鬓影,镁光灯不停地闪。

莫砺锋本来在和旁人讲话,一见她进来,立刻迎了上去,把体贴深情的丈夫演绎得入木三分。她任由莫砺锋挽住自己的胳膊,目光随意瞥过,就看到刚刚在和莫砺锋讲话的正是他的情人虞归晚。

她嘲讽地扬了扬嘴角,随莫砺锋一一和宾客打招呼。

莫砺钧带了未婚妻尹茶给她认识,是个天真的小姑娘,和莫砺均是国外留学时认识的。这俩一个二十一,一个二十,已经学业有成回国了。

作者可能以为大家都是天才。

订婚进行得很顺利,都是大佬,借着宴会又谈成了几桩大生意,没谈成的也促进了感情,宾主尽欢。最后一个环节是父母讲话之类。莫砺均父母早亡,只有大哥大嫂。

莫砺锋回顾了一下小时候的艰苦生活,又祝愿弟弟以后前程似锦婚姻美满。

然后轮到黄时雨了。

她很紧张,心脏擂鼓似的跳动。拿了话筒,先跟莫砺钧和尹茶道歉,然后大声说:“今天还有一件大事要跟大家宣布,我要和莫砺锋先生离婚了!这个混蛋家暴、出轨,害死我未出世的孩子,是个不折不扣的大魔头,我一秒钟都不能和他待下去了!”

她的语速极快,一边说一边飞快地把礼服脱了下来——里面是极短的抹胸和内裤。聚光灯打在她身上,众人看见她白如凝脂的肌肤上满是伤痕。

莫砺锋脸色铁青地站了起来,大步朝台上跨过去。

黄时雨继续口若悬河:“我胸前的伤疤是新婚之夜莫砺锋拿烟头烫的。

我后背的鞭痕是莫砺锋拿皮带抽的。

我右臂上一大块疤痕是莫砺锋拿开水烫的。

小腿上那道伤口最疼,是我撞见了莫砺锋和他的情人虞归晚亲热,被虞归晚养的泰迪咬的。

腹部那道是我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被莫砺锋从楼梯上推下来,剖腹引产留下的。

左手腕那道很浅,你们不注意看几乎看不到,是我割腕自杀留下的。

不过我没死成,后来也不敢死了,因为莫砺锋说,我如果再敢自杀,他就掘我爸妈的墓,把我爸妈的骨灰混进饲料里喂猪!”

她一一历数身上疤痕来历,声声泣血,控诉莫砺锋的恶行。莫砺锋在离她一米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目光冰寒地盯住她,那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一样。

不过他很快发现,他的眼神震慑不了她了,她不怕他了,她趾高气扬地同他对视,眼底有挑衅和轻视。

莫砺锋难以置信,她居然瞧不起他?

他的怒火汹涌而出,篡成拳头的手指咯咯作响。

可是很快,他冷静下来,抢过黄时雨手里的话筒,慢慢对着宾客道:“很抱歉,我夫人因为失去孩子一直生活在内疚中,她无法原谅自己,一直用自残惩罚自己,久而久之精神就有点错乱。很抱歉给大家带来了困扰。”

说完,他伸手去拉黄时雨的胳膊,眼神里充满了怜悯。

就算你说的都是真相那又怎么样?你以为我会让记者带着照片和视频走出大门?你以为在场的权贵家中没有龌龊?你以为你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他把黄时雨拉到自己身边,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你以为你抛弃了尊严就能伸张正义?呵,别做梦了,你信不信我就这么把你拉出去,没人会拦?”

黄时雨一点都不怀疑。

这是他的地盘,他是男主角。

2

黄时雨被莫砺锋关进了精神病院,囚禁在一间狭小的房间内,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书籍,什么都没有。如果不是莫砺钧隔三差五地来看她,她一天都待不下去。

莫砺钧给她带了她最喜欢的奶油小泡芙,烤得酥软香甜。真奇怪,这原主喜欢吃的甜品也同她一样。

她一口一个,听得莫砺钧不高不低地说:“我早说过了,这法子行不通。莫砺锋财大势大,操控媒体易如反掌。”

顿了顿,唇边扯出一个若有所思的笑,“也不是那么易如反掌,商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你在订婚宴上闹了一出,那些个‘亲朋好友’可都看在眼里了,莫砺锋为了堵住那些人的嘴,可是大出血了一把。”

黄时雨咽了最后一个泡芙,抬眼去看他。他和莫砺锋长得一点不像,莫砺锋走得是高冷霸道风,眉眼五官带着杀伐决断的狠厉。他却是一脸温润阳光,看着就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模样,笑起来还带些青涩。

但黄时雨知道,这些都是伪装,他其实是一条腹黑的小狼狗。

三个月前原主掉了孩子,万念俱灰,在家割腕自杀时就是莫砺钧第一个发现的。

是他把她抱上车,一路闯红灯送进医院。

黄时雨就是那时候穿书而来,迷迷糊糊中听到他说:“……活下去,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活着才能报仇,你不想扳倒莫砺锋吗?你不想把他加诸在你身上的痛苦双倍返还回去吗?”

“……莫砺锋不是神,他也会犯错,他也有弱点,他走到如今的高度,手上不会干净。我已经搜集了不少……”

后来黄时雨脑中被迫塞进了整部小说,又梳理了原主记忆,一度怀疑那天听到的话是幻觉。

毕竟在小说里,男主角这个弟弟描写甚少,只是一个工具人,用来表明男主角内心善良的一面——他把这个弟弟保护得很好,一切仇恨和阴暗龌龊都由他一人承担。

但事实证明,那些话不是她的幻觉。

莫砺钧想和她合作,两人互相试探,莫砺钧展现了他的诚意。他把搜集来的,关于莫砺锋犯法的证据,给黄时雨看了。黄时雨这才知晓,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纯良少年,一直在伺机把他亲哥拉下马。

但是,为什么呢?

莫砺钧只说:“我有我的苦衷,但你放心,我是你这一边的。”

黄时雨同他达成合作关系,事实上她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她无依无靠,就像一条漂泊在狂风暴雨中的孤舟,而莫砺钧是她唯一可以停泊的港湾。

待她完全信任莫砺钧后,莫砺钧又把莫砺锋的生平做成了小册子,一点一点地给她讲解,就好像莫砺锋是大妖怪,她是打怪的玩家。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时候她说:“我知道,如果这样就能钉死他,那他就不是莫砺锋了。我这么做只是想和他撕破脸,你不知道,在外人面前配合他演戏,真的是又累又恶心。”

“我和尹茶解除婚约了。”莫砺钧说,“她父母觉得莫砺锋打女人,我是他亲弟弟,说不定骨子里也带着这种基因。”

“哦,对不起啊,我连累你了。”黄时雨毫无诚意地说。

莫砺钧不甚在意地笑一笑:“下回想吃什么?”

“酸辣粉。”

不过黄时雨还没吃上酸辣粉,莫砺锋就派人把她接回家了。

黄时雨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主卧里自己的衣物收拾到了客卧里,并且这间客卧离莫砺钧的卧室极近。如果莫砺锋对她动粗,她能以最短的时间跑过去求救。

一直以来,莫砺锋在自个儿亲弟弟面前,可都是个和蔼慈祥的兄长形象呐!

夜里莫砺锋果然来了。

他今晚有应酬,十一点多才到家,一回来,管家就跟他汇报了黄时雨换卧室的事。他面上寒冰一片,其实心里是有些欢喜的。

黄时雨在精神病院的这段日子,他带过虞归晚回来过夜,并且纵容她故意在枕头底下留了口红。黄时雨一定是看到了那支口红,心里不舒服才换卧室的。

他有些时日没见黄时雨了,一是想故意晾她一阵;二是的确忙,忙着收拾她订婚宴上口不择言留下的烂摊子。

他此时很想见她,摸黑进了客卧,借着皎洁的月光凝视她熟睡的脸孔。

原本只是想看一下就走的,却没料到看了一眼就舍不得走了,还想起了他们从前恋爱时的美好时光。

于是他和衣躺在她身侧,伸出手想要把她揽在怀里。

黄时雨警惕性很强,睡觉前原本想放把菜刀剪刀什么的在枕头底下的,可是没想到莫砺锋防着她,吩咐了家里的管家和帮佣,不让她有机会接触到刀具。

她最后只好勉强找了副网球拍搁在了床头,撑到了十点多撑不下了才阖了眼,但脑子里有根弦一直绷得紧紧的。

莫砺锋一碰到她的胳膊,她立刻条件反射地跳起来,抄起网球拍就狠狠打过去,还专往头和脸招呼。

莫砺锋喝了酒,反应有些迟缓,冷不丁挨了好几下,头脸火辣辣得疼,忙开了灯,叫道:“是我!”

黄时雨扛着网球拍,姿势彪悍,宛如一个英勇的女战士。

“打的就是你!”她说。

她穿一身雪白的纯棉睡袍,长发披散在肩上,脸颊因为激动展现出坨红,像一只楚楚动人的小白兔。

莫砺锋的目光落在她修长笔挺的大腿上,喉咙一紧,眸子亮起来。

他许久没碰过她来了。

他伸手去解皮带。

黄时雨一惊,不知道他是要抽她还是要睡她,不管哪种,对她来说都不是好消息。

莫砺锋顺手把皮带丢在床上,冲黄时雨招了招手:“你过来。”

声音居然很温柔。

看样子他是想睡她了。黄时雨翻了个白眼:“有病!”

3

原本的黄时雨是一个端庄优雅的千金小姐,自小被娇宠着长大,一丁点儿苦都没受过。跟莫砺锋结婚后,先是温柔体贴的情郎像变了一个人。然后是黄家的生意一落千丈乃至破产,黄父黄母被逼得跳楼自杀。

她后来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莫砺锋设计的。当年莫父生意失败找好兄弟黄父借钱,黄父不肯借,导致莫父被高利贷追债出车祸而死,莫母当时怀着莫砺钧,听到消息后早产生下孩子也走了。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复仇。

可怜的黄时雨失去双亲,孤苦无依,对莫砺锋是又爱又恨,每天都生活在极度的矛盾和折磨之下。

她也反抗过,可是娇弱的她根本就不是莫砺锋的对手,莫砺锋一只手就能叫她动弹不得。后来她就变乖了,至少顺从能让她少受点苦,直到她失去孩子——

莫砺锋挨了骂不仅不生气,反而很高兴,自从黄家二老死后,黄时雨鲜少有这样情绪鲜明的时候了。

“梅子。”他温柔地叫着她的小名,想要伸手把她拉到自己怀里。

梅子黄时雨。

这是黄时雨大名和小名的由来。

她一怔,居然连小名都一样!

她发怔的空档,人已经到了莫砺锋怀里,他低下头,想要亲她的嘴唇,却不想她忽然狠狠踢向他一脚,而后像一条泥鳅一样,迅速打开门跑了出去。

他忍着痛追出去。

黄时雨目标明确,打开莫砺钧的房门就跑了进去。

莫砺钧还没睡,靠在床头看书。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就下了床,黄时雨大喊一声:“莫砺钧救命!”便“嗖”地一声躲到了他身后。

莫砺锋随即而来。他在弟弟面前一向温和冷静,忍了忍才说:“你大嫂又犯病了,我这就带她回房。”

黄时雨当然不肯乖乖跟他走,紧紧抱着莫砺钧的胳膊不撒手,莫砺锋忍无可忍,冷冷道:“你不是说想去祭拜你爸妈吗?你这个样子我可不敢让你出门!”

他在威胁她!

黄时雨把话挑明:“你想说我若是不听话,你就挖了我爸妈的墓,把他们的骨灰喂猪吗?哦,随便你。”

莫砺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你居然……”

“你想说我自私自利、冷血无情、不孝顺吗?呵,拜托先想想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一个害死岳父岳母,连他们死了都不放过的畜生,有什么资格来评论我?”

莫砺锋眼底凶光乍现,他狠戾地瞪向黄时雨,抬手就要去拉扯她,莫砺钧适时道:“大哥,你受伤了,还是先让人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黄时雨下手重,莫砺锋的头脸都挂了彩,他伸手一摸,居然摸了一手血。他目光深沉地看一眼黄时雨,莫砺钧说:“今晚就让大嫂在我这边将就一晚上,我睡沙发。”

莫砺锋忍无可忍,吼道:“哪有小叔子和嫂子共处一室的?”

黄时雨探出头:“或许就跟你和虞归晚睡一张床一个道理。”

莫砺锋攒紧了拳头,却哑口无言,什么时候黄时雨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他深深地看了黄时雨一眼,抬脚走出了房间。他前脚刚走,黄时雨后脚就把门锁上了,莫砺钧笑说:“你胆子一向这么大吗?都把莫砺锋打出血来了,你不怕他吗?”

黄时雨心想:一个虚拟人物,有什么好怕的。

她“呵”一声说:“我死都死过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她睡了一个好觉,早上听到衣帽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起身一看,是莫砺钧在换衣服。已经脱了上衣,露出一丝赘肉都没有的上半身。

黄时雨顺势往门框上一靠,眼睛大大方方在他身上扫射。

反正是虚拟人物,不看白不看。

哪晓得莫砺钧比她还大方,她看任她看,嘴角噙着笑,穿衣的动作没一点迟钝。就跟电视剧中霸道总裁穿衣的镜头似的,“刷刷刷”,四周都带着气场。

穿了衣服,戴上手表,莫砺钧走出衣帽间,经过黄时雨身边时,他说:“不用担心,我和莫砺锋一起出门,你还可以睡个回笼觉。”

黄时雨“哦”了一声,莫砺钧忽然又回头指了指她的嘴角说:“擦擦,口水流下来了。”

黄时雨下意识地就去摸下巴,哪里有口水?

门口传来莫砺钧沉闷的笑声,她这才晓得被耍了,立即冲着门口嘟囔了一句:“小气,看看又不会少块肉!”

4

黄时雨其实是有些担心莫砺锋杀个回马枪的,吃了早饭之后就在网上找了个女子防身术视频,边看边学。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没想到莫砺锋没杀回来,他那个情妇虞归晚倒是来了。虞归晚自然是来膈应黄时雨的,前些日子莫砺锋带她回过莫家别墅过夜,这让她深觉自己在莫砺锋心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大大有可能踢走黄时雨转正。

“莫太太你也在啊?”虞归晚抚了抚自己的大波浪,风情万种地说,“前几天我在这儿落了一支口红,原本没什么,但这支口红是莫先生送给我的,他特别喜欢我涂这支口红,说是又纯又欲。莫太太不介意我去主卧的床上找一找吧?”

她把“床上”两个字咬得特别重,配上她的神情语气,顿时就暧昧了起来。

她其实是很瞧不上黄时雨的,懦弱无能,什么本事都没有,这种女人怎么配站在莫砺锋身边?她趾高气扬地站着,就等着看黄时雨脸色大变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可是黄时雨脸色如常地站了起来,到厨房转了一圈后,手里多了一把铲刀。站到虞归晚面前,她冷笑了一声,然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抽了过去。

专挑头脸。

现实生活中,黄时雨打人是不打头脸的,可是这就是本小说,这里的人物在她眼里都算不上真人,什么阿猫阿狗也敢来恶心她,

她打起来毫无心理负担。

虞归晚毫无招架之力,最后顶着满头满脸的鲜血鬼哭狼嚎地逃走了。

黄时雨出了气,神清气爽,不过片刻又担忧起来。虽说这个虞归晚是莫砺锋为了折磨黄时雨故意找来的,但眼下黄时雨还是他仇人的女儿,他会不会为了虞归晚来找她算账呢?

想到这里,她赶紧给莫砺钧打了一通电话,把打虞归晚的事说了。

莫砺钧在电话那头笑:“你可真是彪悍。”

“平时我还是挺温柔的,”黄时雨有点不好意思,“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嘛。”

莫砺钧让她不要担心,莫砺锋出差去了,晚上不会回家。

傍晚莫砺钧果然是一个人回来的,还给黄时雨带了一桶酸辣粉。

“上回你说要吃的。”

黄时雨没想到他日理万机还记着这点小事,心头一暖,就想起坐月子那会儿,他怕她又想不开,每晚都会过来跟她说一句:“别怕,有我在。”

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话,但黄时雨看得出来,他似乎还有其他的话想说,但是又不能说。这种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的感觉,让黄时雨一度怀疑这个小叔子和嫂子有一腿。

想到这里,她抬头看了一眼莫砺钧,他冲她笑了一下,眉眼温和,笑容和煦,当真是温润如玉。

年轻、英俊、富有、温柔、体贴,这么完美的人为什么不能当男主角呢?是不是作者觉得,男主角就非得有点这样那样的毛病?

黄时雨惋惜地想。

不过就算现实世界中有这么完美的人,平凡如她,也是不敢上前搭讪的。

不过在小说里就另说了。

她也冲莫砺钧意味深长地笑了一下,莫砺钧说:“你怎么笑得像一只大尾巴狼?”

等到夜间管家、帮佣都休息了,莫砺钧来敲黄时雨的房门了。深更半夜,孤男寡女,黄时雨难免产生一些想法。

没想到莫砺钧说:“假如……假如莫砺锋发现你爸妈根本不是他的仇人,求着你原谅他,你会原谅他吗?”

黄时雨想也没想地说:“不会。伤害已经造成,再怎么说对不起都没用。”

听了她的话,莫砺钧不着痕迹地松了一口气。

黄时雨知道小说情节,眼下莫砺钧问出这样的话,说明他已经查出了蛛丝马迹,那距离莫砺锋查出真相的日子也不远了。

目前黄时雨要做的,就是在莫砺锋查出真相前,好好保护自己。

5

莫砺锋是四天之后回来的,回来的当天没找黄时雨的茬。

第二天一起用早餐,黄时雨喝完了牛奶,莫砺锋忽然问她:“牛奶好喝吗?”

突如其来的关心让黄时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看看莫砺锋,又看看莫砺钧,莫砺钧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疑惑地同她对视了一眼。

莫砺锋狰狞地笑了一下:“一定很好喝吧,我在里面加了你爸妈的骨灰,味道肯定很好吧?”

黄时雨脸色一变,起身就冲向卫生间,趴在马桶上一阵阵地呕吐起来。

莫砺钧神色复杂地看着莫砺锋,叫了一声“哥”,似乎在责备他无情无义。

莫砺锋就把莫家和黄家的血海深仇讲了出来。

“你记住,是这个女人的父亲害死了我们的父母。”

黄时雨在卫生间吐得昏天暗地,感觉连昨晚的饭菜都吐了出来,连胆汁都吐了出来,喉咙灼热,一阵阵得疼。一边吐,她一边在心里骂:莫砺锋这个死变态!

直到没什么可吐了,她才起身到洗水池放水漱口洗脸。

猛然间,一双大手揪住了她的头发,把她的脸狠狠朝着陶瓷的洗手盆底按下去。水龙头被开到了最大,在她头顶哗哗地放着水,她的脸堵住了出入口,盆里水越来越多,没过了她的嘴巴,没过了她的鼻子……

她的双手徒劳地在空中挥舞着,企图抓住点什么,可是什么也抓不住……

她听到莫砺锋伏在她耳边,恶狠狠地说:“没有人能反抗我,我再说一遍,没有人能反抗我!”

她的意识渐渐薄弱,就在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莫砺锋被人推开了,她的脑袋被提出水面,新鲜的氧气注入她的口鼻,她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惊魂未定。

“没事吧?”莫砺钧抓过一条大毛巾裹住她的头,一边帮她擦头发一边问。

黄时雨摇了摇头。

莫砺锋站在旁边冷眼瞧着,等到黄时雨恢复了状态,他又说道:“你居然还敢打虞归晚!黄时雨,我告诉你,以后她身上多一道伤,我就在你身上打十道!你最好掂量掂量自己够不够分量!”

黄时雨看着他发狠的模样,神色平静下来,忽然她指着马桶说:“你看那里。”

莫砺锋下意识看过去,黄时雨突然暴起,一脚提在他膝盖内侧,他猝不及防,扑通一声跪在马桶旁边。

与此同时,黄时雨“啊哈”一声大喝,用尽洪荒之力把莫砺锋的头按在了马桶里面!

马桶刷得再干净,它也是马桶!

更何况黄时雨刚刚还呕吐过,虽然冲过了!

莫砺钧目瞪口呆,想笑又觉得不厚道。

黄时雨豪不恋战,一击即中之后,马上拉着莫砺钧的手往外跑。“快走!”

只听得身后传来莫砺锋毁天灭地的怒吼声:“黄时雨,我杀了你!”

黄时雨拉着莫砺钧上了车,催促他赶紧开走,莫砺钧听话地把车驶出去。

看到莫家大宅越离越远,黄时雨这才松了口气,调整位置坐好,说道:“莫砺锋真变态!”

“同意。”莫砺钧说,用余光看了她一眼,“你也是玉石俱焚的性格,今天要是我不在,后果不堪设想。以后你还是少惹莫砺锋,他是个魔鬼。”

“我没惹他,他先惹我的。他只是不习惯我反抗而已。”

莫砺钧笑了笑,车子一拐,朝市中心驶去。半个多小时后,车子进了一个高档小区。

“我在这边有一处房产。”莫砺钧说。

黄时雨“哦”了一声,并不意外,小说里的富家子弟谁还没几栋房子和别墅呢?

进了屋子,莫砺钧先给黄时雨拿了套他自己的衣服换上,她的头发湿漉漉的,原来的上衣也湿了大半。他看着年纪小,黄时雨套上他的T恤,下摆却几乎到膝盖。

然后莫砺钧又拿了药箱替她处理额头上的伤口,她这才惊觉自己额头上居然破了一道口子。索幸不算深,洗了污血,擦了碘伏,贴上纱布便无事。

最后莫砺钧拿出吹风机替她把头发吹干,暖暖的风不远不近地吹过来,莫砺钧修长的手指在她发间来回穿梭,有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洒进来,照在莫砺钧身上,形成一个好看的光圈。

黄时雨鼻头一酸,眼睛红了。

莫砺钧关了吹风机,问:“怎么了?是不是担心莫砺锋找你算账?没事,不用怕,有我在。”

黄时雨仰头看着他,轻轻说:“你要是真的就好了。”

莫砺钧笑了一下:“我不是真的还能是假的?”

黄时雨很难过,不是因为自己穿进了一本虐文小说,而是因为在这本小说里,所有的一切都是虚拟的。

不管是莫砺锋还是莫砺钧,不管是折磨她的人,还是对她好的人。

都是虚拟的。

而她,是唯一的真实,清醒且孤独地存在着。

“你饿不饿,还能吃得下东西吗?”莫砺钧又问。

黄时雨站了起来,做了一个大胆的动作,她凑过去在莫砺钧的嘴唇上亲了一下,莫砺钧手里的吹风机“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她镇定地捡起来放好,严肃地说:“我想吃酸辣粉,你给我叫个外卖吧。”

6

黄时雨以前看过不少穿书的小说,大部分穿书小说里,女主角都和男主角快快乐乐地生活在了一起,完全没提过再穿回现实世界的事。

她那时候就很疑惑,一个真实的人真的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在虚拟世界生活吗?

感情或许可以一时放纵,但是要一辈子爱一个虚拟的人,和他生孩子组建家庭,她做不到。

就好像倾尽全力,对面却是一团泡沫,一不小心就消散了,什么都没有了。

莫砺钧给黄时雨叫了外卖后就离开了,他回了莫家。

莫砺锋气得不轻,一楼客厅一片狼藉,帮佣正在清扫。

莫砺钧去二楼书房找他,他换了身衣服,见到莫砺钧,一个凌厉的眼神就扫过来:“黄时雨呢?”

“哥,我有东西给你看。”

莫砺钧没有回答他,而是把手里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了他。那是他调查的关于当年莫父出意外的真相。

“当年爸爸去跟黄伯伯借钱,他并没有见到黄伯伯本人,是黄伯伯的秘书拦下了爸爸,并且谎称黄伯伯不会借钱,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莫砺锋低头看着手里的资料,双手簌簌发抖,这一切竟然全是误会?

他不敢置信地抬头看向莫砺钧:“我早上才告诉你……”

言下之意,莫砺钧早上才刚刚知道父母去世的真相,怎么到晚上就查到了这许多信息?

“哥,我早就知道了,”莫砺钧说,“我长大了,莫家的事我会和你一起承担,你不要再把我当成小孩子了。”

莫砺锋痛苦地闭上双眼,这些年他都对黄时雨做了什么?他狠狠地伤害了自己最爱的女人!

“她呢?”他沙哑着嗓子问。

莫砺钧迟疑了一会儿,说:“在我崇源区的房子里。”

黄时雨黑甜一梦到天亮,吃过早饭后,她正在犹豫要不要给莫砺钧打电话,这时候门铃响了。

她一边想:莫砺钧真是客气,自己的房子还不直接进来。一边跑过去开了门。

却是莫砺锋。

黄时雨以为他来寻仇,下意识就要关门,莫砺锋一只脚踏进来,急切地说:“梅子你别怕我,我……我错了,对不起,你跟我回家吧。”

黄时雨一愣,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莫砺锋这是查到了当年家仇的真相了。

她解放了!

她熬出头了!

她把门打开,面上一丝表情都没有:“你什么意思?”

莫砺锋就把当年的事说了一遍,又让黄时雨跟他回家。黄时雨同意了,离婚的事在家里谈最好。她已经想好了,她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亏得她和莫砺锋没有孩子,不用在孩子的事上牵扯不清。

她可以先在外面租房子,然后找一份工作,其他的事慢慢来。

回到家,她看到莫砺钧站在花园里,便兴奋地朝他挥了挥手,然后“啪啪啪”跑回卧室,取出行李箱开始收拾衣物。

莫砺锋跟在她身后,以为她是收拾东西回主卧,温柔又宠溺地望着她,轻声说:“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我已经和虞归晚说清楚了,我从来没有爱过她……从前的事是我不对,你能原谅我,我很感动,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是有我的……你喜欢孩子,我们就生好多孩子……”

黄时雨把行李箱合上,转过身看向他,严肃地说:“你误会了,我不是想和你重新开始,我是想离婚。”

莫砺锋瞳孔猛然一缩。

“我什么都不要,房子车子股票基金全都归你,这些本来就是你的。我不占你便宜。你如果同意……”

“我不同意!”莫砺锋冲上来了捏住她的肩膀,“你为什么要跟我离婚?你还没有原谅我吗?你说,到底要怎么才肯原谅我?”

被总裁丈夫厌弃,死心的她决意离婚,这时他却慌忙来求和

他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看到床头柜上的球拍,一把拿过来塞到黄时雨手里:“你打我,你狠狠打我,我绝不怪你!”

他很激动,形容疯癫,黄时雨有点害怕,慢慢退到阳台上,想给花园里的莫砺钧一个信号。

莫砺锋紧跟着她到阳台上,哀求地望着她:“求你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但那是因为我以为是你爸爸害死了我父母……”

“莫砺锋,”黄时雨看着他,提高了声线,“如果真是我爸爸没有借钱给你爸爸,导致他出了车祸,你就觉得你没做错吗?”

莫砺锋看着她,说不出话来。

黄时雨摇了摇头:“莫砺锋,我不接受这样的爱,你为了报仇什么都做得出来。我就算原谅你,也是因为我不想活在仇恨中。你带给我的伤害已经造成,不是一句两句对不起就可以抵消的。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你是莫氏集团总裁,多的是女孩子喜欢你……”

“但我只要你。”莫砺锋说。

他恢复了镇定,目光幽深地看着黄时雨:“你恨我也好,讨厌我也好,我都一定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霸道总裁果然不讲理。但是黄时雨当他放屁,她翻了白眼,不屑一顾地说:“你以为你是谁?我是一定要走的!”

说着抬腿就要往外走,莫砺锋拉住她的胳膊,两人在阳台边上拉拉扯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黄时雨忽然就从阳台上翻了出去!

7

二层阳台,说高不高,说矮不矮。

如果没有意外,死肯定是不会死的,但会不会残疾就说不定了。

黄时雨掉下去的时候还在想:我特么为什么要在阳台边上和男主角打架,这可是狗血虐文小说啊,站河边必定要掉水里,站楼梯旁必定要滚台阶,站阳台上也必定会被推下楼啊!

“砰”的一声,预想中的疼痛却没有袭来,黄时雨砸在了一个软软的身体上,那人闷哼了一声后便没了声响。

是莫砺钧,黄时雨掉下来的时候他奋不顾身扑过来,企图以血肉之躯接住她——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黄时雨怔怔地看着陷入昏迷的莫砺钧,一时间,自己也有些头晕了。

这个人,国外留学回来的高材生,竟没有学过物理吗?

他不怕危险吗?

救护车很快赶到莫家别墅,送到医院一顿抢救,莫砺钧的命是保住了,却落了个终身残疾——他倒下的地方恰好有一块石头,就在他的腰后,黄时雨这么一砸,当场把他砸瘫了。

才二十一岁的大男孩,还没有结婚,本来前途无量,结果一场意外,下半身瘫痪,终生都要坐在轮椅里。

光是想一想,黄时雨的眼泪就要下来。

偏生莫砺钧醒了之后不哭不闹,反而反过来安慰黄时雨:“没关系的,我很有钱,除了以后不能走路,其他不影响。”又说,“你不用内疚,这不是你的错。”

这当然不是她的错,这特么全是莫砺锋这个变态造的孽!

黄时雨回莫家收拾东西,她的行李和莫砺钧的行李,一边收一边哭。

一个男人为了她连命都不要,她还管他是不是虚拟的干嘛?

她都想好了,离不离婚的无所谓了,她从今以后就住到莫砺钧的房子里去。

莫砺钧小小年纪就残疾了,以后可能没有女孩愿意嫁给他了。她以后会是他的姐姐,他的妻子,他的母亲,她会好好照顾他,给他养老送终……

想到要给莫砺钧送终,她就哭得更厉害了。这漫长的一生,莫砺钧到死都离不开轮椅,真是太可怜太让人心疼了!

莫砺锋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他的脸色很难看,下巴长了一圈胡渣,眼睛里布满了血丝。

亲弟弟出事,且是他直接造成的,他心里也不好过。

他看着黄时雨,黄时雨也看着他,脸上虽然有泪痕,情绪却平复了下来。

“我以后会照顾莫砺钧,”她说,“你同意离婚也好,不同意也好,反正我以后不会再回来。”

莫砺锋的嘴唇哆嗦着,艰难地问出一句话:“你是不是爱上阿钧了?”

“是又怎么样?”

莫砺锋的眼神里透出绝望:“怎么会?怎么可能?你明明应该爱我的!”

黄时雨怒极反笑:“我应该爱你?爱你什么?爱你欺骗我?爱你毒打虐待我?还是爱你掘我父母坟墓?”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莫砺锋的眼睛变得血红,连声音都变得尖锐,“没有人能抢走你,没有人,连阿钧也不行!”

他像一头咆哮的狮子,狠狠盯着黄时雨,像是要把她吞入肚子般。

黄时雨有些害怕,顾不上行李了,不动声色地退到门边。

她很懊悔,她为什么要回来?莫砺锋就是个变态,就是个魔鬼!

她已经退到门边,然而这个时候莫砺锋注意到了她的动作,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将她甩到了墙角,然后迅速从兜里掏出了一把枪。

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黄时雨,他说:“梅子,下辈子我们再做夫妻,我一定会好好宠你疼你。你别怕,我枪法很准,一下就好了,你死后我马上会来找你,黄泉路上我们再作伴。”

黄时雨忽然明白了,这虽然是莫砺锋的世界莫砺锋的地盘,但他也有弱点。他的弱点就是黄时雨,一旦黄时雨不爱他了,他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

这毕竟是言情小说。

但她不想死,她猛地扑上去,同莫砺锋争夺手中的枪,场面很混乱,在这混乱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枪响。

四周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莫砺锋难以置信地看了看黄时雨,低头摸了一把伤口,满手的鲜血。这带血的手伸向黄时雨,伸到一半,伴随着身躯的轰然倒地,也颓然垂下了。

莫砺锋死了。

黄时雨心有余悸的同时,忽然发现地板簌簌抖动,天花板一块块掉落,房间里的床啊桌子也变得七零八落。她朝窗外望去,外面的树木也一棵棵倒了下来,远处的房子仿佛粉末一样,忽然就消散在了空中……

8

一片刺眼的光亮中,黄时雨睁开了眼睛。入目便是白色的天花板和白色的墙壁,以及来来往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

然后她听到很多人说话的声音。

“太好了太好了,病人醒了,真醒了。”

“赶紧去通知病人家属!”

“不容易啊,这是重生计划里第一个醒来的人!”

“多亏了陆博士,要不是他,病人哪能这么快醒?”

“快别说了,陆博士也不是次次都能成功的!”

重生计划。

重生计划是X大人民医院近年来推出的一项关于植物人苏醒的专项研究,陆博士则是这项研究的主要负责人。

具体操作就是将植物人的意识放入狗血小说中,作为主角重生。如果病人在小说里死去,那么在现实中也会迅速死亡。所以并不是每个病人家属都会冒险同意这个计划。

但只要病人在小说里杀死男或者女主角,脑部受到刺激就会醒过来。

为了防止病人在小说里出现意外,医院通常会派出意识监护人,保护小说里的病人。

黄时雨的意识监护人就是陆博士,也就是小说里的弟弟莫砺钧。

为什么不直接告诉病人呢?

那是因为之前出过纰漏,一位意识监护人把重生计划告诉了病人,本以为那位女病人会去杀了男主角。谁知道这位女病人觉得现实生活太过穷困,宁愿在虚拟的小说里过完一生。

她后来再也没有醒来。

听着护士的讲述,黄时雨在心中长长叹了一口气。

怪不得时时叫她安心,怪不得处处护着她,怪不得拼死也要救下她……

那是人家敬业啊!

这么想着,忽然听到护士叫了一声:“陆博士。”

她心里一跳,抬头就看到病房门口站着一位面容英俊,笑容温柔的大男孩,看上去只有二十一二岁的样子。

哦,她想起来了,护士说过陆博士是天才程序员,十六岁就大学毕业了。

他和莫砺钧长得一点不像,但这么一笑,又好像有莫砺钧的影子。

黄时雨坐直了身子,有些紧张。

陆博士示意护士先出去,对黄时雨道:“恭喜你,你是计划里第一个醒来的病人。”

黄时雨浅笑:“应该是恭喜你,研究计划终于成功了一次。”

陆博士双手插在大衣白大褂的兜里,慢慢走到床边靠近她:“我记得你说过,我要是真的就好了。现在我是真的了,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

他俯身凝视黄时雨,眉眼尽是温柔笑意。

黄时雨同他对视着,心脏如擂鼓般跳动,她说:“今晚月色很美。”

他笑了起来,低声回道:“是的,风也温柔。”(原标题:《搞死男主就完事》)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通马桶小诀窍(绞鞭怎么通马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