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纹pu是什么材质(pu皮衣味道很大对人体有害吗)

今天是红军长征胜利85周年纪念日。红军长征是1934年10月至1936年10月,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红二、红六军团(红二方面军)、红四方面军和红二十五军分别从各苏区向陕甘苏区的战略转移。其中红一方面军行程为二万五千里,因此长征又常被称作二万五千里长征。

各主力红军长征出发前,大都由苏区政府保障军服供应。不过当时的农村根据地受条件所限,多靠民众手工制衣,样式、颜色难以完全规范。苏区人民为了保证反“围剿”战争和准备进行战略大转移的军需供给,广泛动员,筹集粮食、被服、斗笠等军需物资支援红军。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红军当年在汀州收购的尖顶斗笠(复制品)

1934年10月,中共中央、红军总部率中央红军(一方面军)主力及后方机关共8.6万余人,开始长征。长汀红军斗笠厂在1934年前9个月加紧生产红军斗笠,确保了中央红军长征时每名指战员一人一顶斗笠。而长汀被服厂每天加班两小时,生产了大批军用被服,从而使红九军团在长汀出发时,得到了薄棉衣、夹被、救护绷带等军需用品的充分补充和更新。宁化被服厂等在主力红军长征前夕,夜以继日地生产了大量军需用品,支援红军的战略转移。中央红军从苏区突围前,每人发放了一套新军装。出发的时候正值秋季,南方天气冷热适中,比较适合行军。12月初进入湘粤交界的五岭地区,尤其是翻越老山界时,战士们首次感受到了“瞬间有四季,几步不同天”的气候,指战员们单薄的军衣已经难御寒冷。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红一军团长征出发前夕在福建长汀一村头集合。从图中看出,红军的军服样式大体一致,但颜色有深有浅,军帽颜色明显深于军服。

红军长征后,被服厂大都解散或缩编了,一部分跟随红军主力转移。长征初始,每个军的供给部,都配有缝纫工3~5人,还有两部缝纫机,为部队解决了一些临时必需的被装制作、修补的问题。长征中,红军实施无后方作战,没有固定的军需生产基地,但部队仍配属有缝工班、排、连的组织,承担一部分军服供应。长征中的红军受到大批敌军围追堵截,主要靠快速行军摆脱险境。当时胶鞋是难得的宝贝,布鞋不耐磨,每个指战员身上都带两三双草鞋,一路行军一路自己打草鞋。

1935年1月,突破乌江天险一周后,红军占领遵义。此时经过近三个月转战,军衣多已磨损。杨得志上将回忆:“我们这支队伍,经过长途跋涉,连续作战,由于脱离了根据地,得不到补给,不少人身着夹衣,打赤脚穿着草鞋。一个班十几名战士,所穿衣服(很难说是军装了)竟有七八种颜色和式样。有的同志甚至把未经剪裁的棉布捆缠在身上,像原始人那样,也有人披着用细麻绳串在一块的光板狗皮、羊皮,护着连衬衣也没有的前胸后背。”部队在遵义休整了十多天,“抓紧时间把买来的布请房东剪裁、缝制成新军装。有些性急的战士还自己动手做军装,虽然笨手笨脚,房东大娘、大嫂要帮他,他还不肯……同志们做成的军衣虽然式样不大一致,但颜色大体相同。新军装一穿,部队集合起来,可神气了。战士们兴奋地说:‘嗬,像个工农红军的样子了。’”

这次休整的十几天里,还同时动员城内被服厂日夜开工,为每人补充了一两套新军衣,在四渡赤水时才勉强保障了御寒衣物。此后,行军9个月未能更换。

长征到西康境内,天气渐渐冷了,部队需换棉衣,从南方来的部队衣服都很单薄,当地又买不到布和棉花。好在这个地区出产羊毛,就买了一批羊毛,发动大家捻羊毛线,打毛衣、毛裤、毛袜、鞋子、帽子,这样解决了很大问题。有些部队利用当地产的棕皮缝成双层坎肩,里面絮上羊毛,穿在身上也挺暖和。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红军长征时吃过的野菜的标本和穿过的棕背心

红军过雪山前,准备棉衣根本做不到,因此,有的战士将随身携带的两件单衣缝起来,里面装点破棉絮干草做御寒衣;有的搞到牛、羊皮中间剪个洞,左、右两边用针缝合一起当皮背心穿。然而,指战员大多穿的仅是单衣单裤。曾是红三军团12团3营9连战士的谭发贵回忆说:“我们身上都是单衣,有的还是短裤,脚上穿着草鞋,而且早已破烂不堪。毛主席和我们一样,穿着那身褪了色的灰布军装,脚上穿着布鞋,手里拄着一根棍子,身上背一块雨布” 。“山上雾霾弥天,时浓时淡,人行其中,宛如腾云驾雾,山风卷着雪花,漫天飞舞。单薄的军衣,抵挡不住风雪的吹打,脸上、身上像被无数把尖刀刮着。我们浑身哆嗦,牙齿打战,就是把所有能披的东西都披在身上,也无济于事”。红军过雪山穿的绝大多数都是草鞋,草鞋有草编的,有麻绳编的,有布条编的,没有御寒的作用。爬雪山的路上多是尖溜溜的碎石,草鞋很快就被磨破了。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红军长征途中翻过的雪山——夹金山

过草地时虽然没有爬雪山那么冷,但草地气候多变,条件恶劣。开国上将杨成武回忆:“在草地里,不仅道路难走,而且衣食也遇到了巨大的困难。衣服方面:我们由江西出发时发了两套衣服,到贵州遵义补发了一套,到此时已快到十个月了。所以有完整衣服穿的人很少。气候奇寒,有些人穿着各种野兽皮,如羊皮、虎皮、驼皮、狗皮,真是五光十色,还有些人则将羊毛放入布的毡子里,随便缕在身上。还有不少的人既无军帽,又无斗笠、雨伞,让风吹雨打太阳晒……”

经过爬雪山、过草地,历尽艰辛,1935年10月,红一方面军到达陕北时多数人已衣衫褴褛。而这年的冬天就好像是故意和红军作对,黄土高原的冬季比往年较早地降临了,大雪纷飞,寒气袭人。红军指战员把能穿的东西都披挂在身上御寒。肖劲光大将在回忆录中写道:“十月的陕北已是深秋,高原气候,早晚已离不开棉衣。而我们的红军大多数都还身着单衣,脚穿草鞋。有的还是从中央苏区出来时的那身灰衣服,如今已褴褛不堪。有的还穿着短裤,有的为了御寒,穿着缴获来的国民党的黄军服,还有的穿着沿途买来的,以及打土豪得来的各色花衣服……”

聂荣臻元帅回忆道:“这是一个严寒的冬天,而一军团当时尚缺两千多套棉衣补给不上,部队在陕北透骨钻心的寒风中致病送医院的先后达千余人次。部队靠士气旺盛御寒,寄希望于打一个胜仗解决棉衣等军需、给养问题。”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直罗镇战场遗址

关键时刻,直罗镇大捷为红军及时补给了军需,真如雪中送炭!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蒋介石极为不安,调集东北军5个师的兵力,企图围歼中央红军主力。红一军团和红十五军团发起直罗镇战役,此役共歼敌1个师又1个团,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和棉衣等装备。红军指战员在战役结束后全部穿上了棉衣。这次战役的胜利,打破了国民党军队对陕甘苏区的“围剿”,极大地鼓舞了红军的士气,为中共中央把全国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一个奠基礼!同时,也解决了红军主力冬衣问题。

红二十五军长征从1934年11月到1935年9月。中央红军长征后,中共中央决定红二十五军从鄂豫皖根据地向京汉铁路以西的桐柏山区和伏牛山区转移。当时,正值11月下旬,部队还身穿单衣。2900多人的队伍行进中遇到突然南下的寒流,豫西地区气温骤降,而红军指战员的衣服被雨雪浸透,饥寒交迫的战士们手指大都冻僵,有的枪栓也被冻住。这时部队偏偏又遇到优势敌人的猛烈进攻。危急时刻军政委吴焕先身先士卒,抡起大刀,以白刃格斗杀退敌人。天黑以后,风雪大作,接着转为大雨。红军忍受着极度寒冷、饥饿和疲劳,顶风冒雪脱离险境。

此后红二十五军在鄂豫陕边建立了根据地,靠发动群众征集布匹和棉花,为部队解决了棉衣,才能在秦岭南麓度过一个寒冷的冬天。

红四方面军长征从1935年5月到1936年10月。红四方面军从川陕苏区开始长征后,进入荒凉的川康边藏区达一年多时间,布匹难得,指战员们用羊毛和牦牛皮自制毛衣、皮衣。红四方面军为克服物资缺乏,保障军需供应,还办起一些军工厂,招聘一些能工巧匠,自己动手修枪械、打战刀、编斗笠、缝制被服等,部分解决了物资供应的困难。

红四方面军在过草地前做了认真准备。一是发动部队打毛衣、毛裤,每人带一张羊皮、五根干树枝,并以连、排为单位准备了辣椒、姜、白酒等。部队出发前进行了行装检查,要求每人带3样东西;一是一条粮袋,内装3天的粮食;二是衣服,要带上棉衣或毛衣,如果没有则至少要带一身单衣;三是带3至5双草鞋。此外,还做了武器弹药方面的准备。第三次过草地时,《许世友回忆录》中写道:“时已隆冬,高原气候更加寒冷,由于当地不产棉花,同志们只好上山割棕做成蓑衣穿在身上御寒,或把未经硝制的牛羊皮当背心穿。”

徐向前元帅曾回忆:“指战员普遍会打草鞋,也学会了剪皮衣服,撕羊皮,捻毛线,织毛衣、毛背心、毛袜子。”1935年6月,红一、红四方面军懋功会师时,红四方面军各部队送去很多慰问品,其中有很多自制的衣物,《徐向前回忆录》中记载:“仅三十一军,一批就送去了衣服五百件,草鞋一千四百双,毛袜五百双,毛毯一百条,鞋子一百七十双,袜底二百双。”

为迎接和红二、红六军团会师,在藏族同胞的支援下,红四方面军筹集购买了大批牛羊;为了保障再过草地,北上抗日,他们还广泛开展了打毛衣活动。每人分配打两件毛衣的任务,一件自己穿,另一件送给红二、红六军团的同志,作为会师北上的礼物。

红二、红六军团(红二方面军)长征从1935年11月到1936年10月。红二、红六军团长征时,沿途让各部队自己解决衣物以适应气候变化。红二、红六军团还有一个随军的缝工连,有五六十人,两台缝纫机,主要生产帽子和部分军服。由于在西南地区难以找到灰布,红二、红六军团的军服多以当地的黑布制作,以至于三大主力会师时,许多人找红二方面军的人就以黑色军装辨认。

老红军夏精才回忆说:“当年,我是穿着露屁股的裤子参加红军的。”1935年初,红二、红六军团打到贵州黔西县,正在卖柴火的夏精才把木柴扔下就跟了红军。入伍后的夏精才并没有马上得到一套军装——很长时间,14岁的夏精才都是穿着露着屁股的破裤子。“后来有一次打土豪时,连长给了我一条地主婆的绸缎裤子。”夏精才回忆,“这条绸缎裤子穿起来很别扭,打仗、行军都不方便,我一直穿到了陕北。”

长征时红二、红六军团的装束是不同的。红六军团大半是江西人,每个人背个包袱,背把雨伞,腰上别个饭袋,脚穿布鞋;红二军团的服装不很整齐,帽子有大有小,人人捆个红带子,背着斗笠,脚穿草鞋。红二、红六军团到达甘孜前,红四方面军领导考虑到这支部队缺乏御寒物,便要求全军动手,为兄弟部队每人织一件毛衣或毛背心。红二、红六军团的被装部门把红四方面军特意赶织的几十件毛衣、上百件羊皮背心发给体弱的战士和妇女。

据红二军团供给部会计科科长范子瑜回忆:红军基本上是缴获什么就吃什么、穿什么、用什么。红军每到一地,一打开城市,后勤机关首先是收买布匹做帽子,蓝布、灰布都可以做。红军的衣服五花八门,除花衣服不穿外,其它衣服都穿,花布留着打草鞋。红军穿的草鞋都是布打的,脚上穿一双,每人背上还要背两双。草鞋对红军很重要,行军走路没有它不行。因此,差不多每个红军都会打草鞋,不会打的也要请别人给打两双背上。长征结束后,部队进驻陕西省富平县庄里镇,才给每人发了两套衣服,红军总部发给我们一套,我们自己做了一套,都是灰色的,部队的着装才开始整齐划一。

长征中红军穿什么?

到达陕北的红二方面军一部合影。中排右三为贺龙,右二为任弼时,左一为王树声。照片中红军干部大都戴相同的棉帽,说明此时红军服装式样基本统一。

“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时,各部队人员服装颜色杂乱,有的穿布衣,有的穿皮毛衣,唯一统一的标志是那顶红五星八角帽,闪耀着坚贞信仰的光芒。红一方面军向四方面军广大指战员赠送了红军被服厂赶制的冬装,还有毛衣、毛袜、手套、鞋子等慰问品,有的毛衣、手套上还绣有“欢迎阶级兄弟”、“会师留念”等字样。

“红军都是钢铁汉,千锤百炼不怕难。”红军靠着钢铁般的意志,克服衣食住行方面的特殊困难,走过二万五千里,创造出了举世公认的人间奇迹。

来源:中国军网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牛纹pu是什么材质(pu皮衣味道很大对人体有害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