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别样夜生活:上百万人这样玩“脱光”

      每天至少有三十万人在伊对App进行视频连麦,希望找到自己的另一半,特别是在晚上更集中,夜聊成为单身网友夜生活的“标配”。

      广东话、东北话、四川话、江西话……全国各地的口音;坐着的,躺着的,唱着的,吃着的……各种各样的姿态;柴米油盐,家长里短、娱乐八卦……聊的话题五花八门。满眼望去,到处是一片人间烟火。

(视频直播相亲间)

      阿里、腾讯、陌陌、虎牙、映客、花椒以及各大婚恋网站等平台都相继推出视频相亲业务。打开应用商城,主打视频相亲的App几十款、上百款。有人粗略估算,每天有上百万人通过视频相亲软件寻找自己的知音和伴侣。

1、网友“老四”在去年疫情封小区时注册了视频相亲软件。如今,围观别人相亲,已经成为单身的他晚饭后的“规定动作”。

      “你知道最吸引我是什么吗?”“老四”说,“是能看到大活人。”作为资深单身狗、“奔四”老司机,“老四”玩过QQ交友、注册过PC端的交友社区和婚恋网站,在他看来,比起过去的网络交友,视频相亲最直观的特点是真实。

       在“老四”看来,同城的人最容易“奔现”。一般的过程是:先在线上连麦,接着双方对上眼,就转入线下见面。合适的话,就继续交往、确定关系以至谈婚论嫁。“我见过一对,聊了两天就奔现了。特别聊得来的那种。我都有点懵。”

      也有异地成功的。有一个89年的河北小伙子,找了85年的服装店主。女方在安徽,男方就放弃当地的电焊工工作,到小姐姐的城市打拼。

      “2块钱就能上麦,换一个‘碰眼缘’的机会。能找到对象就赚了,找不到聊聊天也值了。”“老四”说。

      “单身久了,能找到聊天的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去随叫随到的酒友们越来越少了,多数都先后成了家,老婆孩子占据大部分时间,再想和人家唠唠嗑都很难了。”网友“罗林达力”说出了视频软件火爆的一个心理因素——孤单。

为了驱散孤独,单身们在网络上凑到了一起。

     在伊对App的7人交友场,素不相识的人在一起聊得很欢。中间有的人有事下去了,新的人很快补进来。聊得话题五花八门,不过,找对象永远是最持久的那个话题。红娘“保持微笑”做开场白时,忘不了介绍自己:“我也是单身,离异,带着两个小棉袄,有意的男嘉宾可以加我私信。”

(7人交友场)

      对于喜欢看美女的网友来说,天使场是个好去处。在红娘“二宝宝”的天使场,六名单身的红娘正在轮流做自我介绍,接下来她们还会做才艺展示。

      “本人女,爱好男。”1号红娘的开场白,被2号红娘模仿。单独做介绍往往比一起起哄让人紧张,但是说着说着就能找到感觉:“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只想找到一个靠谱的男人过日子。”

(7人天使场)

    2、每晚9点,红娘“宝儿”会准时出现在伊对直播间。95后的她开过小店、做过才艺主播,2年前来到伊对相亲,干脆就做起了红娘。因为做事勤快、头脑灵活,她已经是资深师傅,带过400多名红娘徒弟。

      红娘“悠悠”拥有大学本科学历,毕业后她没有找其他工作,而直接从事了红娘的职业。在她看来,互联网时代的红娘,不但能为自己提供一份时间自由、收入可观、开阔眼界的工作,还能为足不出户的更多单身且有交友需求的人提供相识的机会。“革命工作分工不同,做什么都是为人民服务嘛,”她打趣地说。

     “你知道吗?最开心的是你给他们撮合成功,真的很有成就感。他们会感激你,真心感激。有的人一直都会和你联系,成了好朋友。”“悠悠”说。

(红娘展示自己的牵线成果)

       疫情以来,线上找对象的人越来越多,红娘们更加忙碌。他们分享用户打赏的收益,伴随着用户的增加和活跃度提高,他们的收入也水涨船高。红娘“宝儿”开播第三个月就拿到了1万多元的月收入,如今的月收入已经超过5万。她给家里买了新房,给自己买了店铺。据她透露,凡是踏实肯干的一般都能拿到几千元的月收入,努力一点的过万不成问题。

      伊对上已经有4万多名这样的红娘。他们之前都是伊对的用户,在找对象的同时,发现了商机。

      红娘悠悠认为,线上红娘这个职业“有搞头”。中国目前有2.4亿单身,7700万成年人处于独居状态。这个市场对交友相亲有着巨大的需求。

      “年轻人不喜欢公园相亲角那种地儿,那是黄昏恋的发源地。年轻人喜欢网上做一切事情,包括找对象。”悠悠说,“红娘的作用是帮助单身破冰。越是不太主动的人,越需要红娘的帮助。”

来源:新风之家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 疫情下的别样夜生活:上百万人这样玩“脱光”

赞 (0)